李光耀觀天下:平衡的藝術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psycafe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psycafe

《李光耀觀天下》和《去問李光耀:一代總理對中國、美國和全世界的深思》的結構很像,都是李光耀語錄集,涵蓋中美、東亞、東南亞、歐洲及中東,讓讀者浮光略影卻不失焦距地recap一遍這些地區的重點議題。《李光耀觀天下》的好處在於其篇幅比較長,先記錄李對該地區的概括描述,然後再接Q&A,比起《去問李光耀》只由零散的語錄組成,脈胳要清晰許多。我個人認為讀過<<李光耀觀天下》,就不用看《去問李光耀》了。

本書於2013年出版,僅僅兩年後其中某些預測已成真,例如現下的希債及歐元危機。然而這本書不能當作預言書看待,因為一堆歷史學家會搶著告訴你歷史及未來全是隨機到得人驚的輪盤遊戲。如果真的想了解新加坡的立國史,我想還是李光耀自傳比較實用吧。

新加坡的本土主義
李認為在全球化的世界下,新加坡的新一代精英會受更大的世界舞台誘惑而離開故鄉。當記者詢問他青年會否因歸屬感、或者對國家的責任感而留下時,他斷然否決這個可能性--也就是否決了新加坡國族主義。他與自己那一代的精英回國,也只因當年歐美種族歧視深重,不可能留在當地發展。李心中的星人,跟以前的香港人一樣,是以世界為家的遊牧民族,不會受一方水土牽絆。這或許是真的,但這個情形將持續到何時呢?

新加坡做為一個腹地等同全球的港口國家,或許的確不應強調國族主義,否則與此同生的排外主義將傷害這個國家。這當然不等同國族/部族主義不適合任何國家;李光耀稱讚北歐國家同樣身為福利社會,經濟表現卻優於歐盟平均,便與部族精神有關。斯堪地那維亞諸國人口較少,種族也較單一,國民出於一種對部族的忠誠,對於繳重稅幫助弱勢同胞或者下一代較不抗拒,領取福利者也較少「攞到盡」的心態。李光耀擔心北歐諸國的難民政策將改變單一種族的結構,腐蝕這種烏㧌邦式的共濟精神。

女權與經濟
日本同為較單一的民族國家,卻走向平庸,答案與女權有關。生育率低是所有發達國家的共同問題,受過教育的女性知道自己有更多選擇;日本的父權主義卻令生育問題雪上加霜。北歐社會以涵蓋父母的產假、高額津貼提升生育率,日本老板卻仍未改變心態,照舊解僱懷孕的女職員,強迫有能力的女生在「生育」與「事業」間做出抉擇。(李光耀以同樣口吻批評伊斯蘭國家在限制婦女工作權時也同時限制了自己的經濟發展潛力。)人口老化問題本來可以移民的手段舒緩,日本社會卻極度排外,連日僑也不願接納,自然造成了嚴重的經濟問題。

移民:人口老化的解藥,文明衝突的起源

移民是人口生力軍,如何輸入卻大有學問。如李光耀所言,如果移民人數較少,他們或他們的子女便願意學習原生社會的生活方式;如果移民於同一時間大批到來,便會強調自己的生活方式,希望社會接納他們而非相反。這必定會為原本的社會帶來極大衝擊。

平衡的藝術
女性不受教育令經濟發展如折一翼,受教育卻會帶來低生育率問題;移民來得太少會令發達的社會失去活力,來得太多卻會衝擊本土社會;國族主義太強會令外人卻步,社會難以與國際接軌,太弱卻無法阻止人材外流。政治乃平衡拿捏的藝術,真是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呀。

(見原文:http://muklam.blogspot.hk/2015/08/blog-post_8.html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