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環境與正向思考:讀《異數──超凡與平凡的界線在哪裡?》 (Outliers: The Story of Success)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hrvargas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hrvargas

家庭環境如何影響孩子的成長?資源人脈固然非常重要,然而本書提出同樣重要卻不易察覺的因素:兩種家庭對孩子性格的影響。我們以為天下父母百百種,其實世上的家教方式只有兩種:中產家庭較鼓勵孩子表達自己的主張,與他人協商,用盡一切方法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或者說,把現實塑造成自己想要的模樣;而窮人家的孩子較服從權威,較submissive,傾向服從接受而非挑戰現實。現代社會中,往往前者得到獎勵。作者舉出身貧寒的天材Christopher Langan為例;他聰明異常,SAT滿分,因行政問題無法續得大學獎學金,而他爭取了一下後不見成效,居然也就認命地退學了。如果他的家庭教育他更勇於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命運說不定會被改寫。

可惜到頭來,這畢竟不光是關於心態的問題。中產家庭的孩子敢於爭取,在於他背後的家庭有支撐他進取的力量,優渥的環境使他們更易達到目標,令他們下回更有信心爭取,形成正向回饋;而爭取不免得冒險,其家庭也正好有承擔冒險失敗的capacity。相反,貧家子弟輸在起跑線上,進取心在重覆的失敗下銷磨殆盡,難以擺脫習得的無助感;缺乏支援下說不定連進取的方向也是錯誤的。他們也無力承擔冒險失敗的風險,對中產而言錦上添花的支出,可能是他們一個月的生活費,為了迴避風險,服從現實似乎成為唯一選擇。

本書描述的中產孩子讓我想起郝思嘉,進取,冒險,意志力非凡,願意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 I can’t think about that now’)。《飄》把這種牌性歸因於她的愛爾蘭血統,我卻認為這是她從小優渥的莊園生活養成的。我們依循經驗法則生活,受過太多挫敗的人,是不可能願意再次相信這個世界的。為了避免失望,絕望成為無可取代的生存方式,否則人是會在一次又一次希望幻滅的打擊下流血至死的。

教孩子樂觀卻不教他們世界不公平,是非常殘酷的事。這本書對於中產VS窮家孩子差異的假說,非常有說服力,也令人對扶助隔代貧窮更加絕望:我們可以教會less privileged的孩子們不怕挫折,無論受了多少次傷仍然樂觀進取嗎?我可不樂觀。

(見原文:http://muklam.blogspot.hk/2015/05/blog-post_25.html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