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遊戲]信長之野望:天翔記

截圖來源:作者

截圖來源:作者

在下好久未試過廢寢忘餐打機滋味,最近再次勾起我心癮的遊戲是《信長之野望:天翔記》。這是1994年的古董,遊戲背景是十五世紀日本戰國群雄割據亂世,以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德川家康戰國三傑串連的史詩。

時至今日,《天》依然是我心目中最佳的KOEI信長遊戲,一字記之曰「爽」,論戰爭痛快感和歷史還原程度,本遊戲堪稱前無古人。

它不是種田內政派玩家那杯茶,《天》的戰爭哲學崇尚以攻代守,遊戲中各國互相攻訐絕不手軟,高級難度的人工智能戰鬥欲異常亢奮,新玩家隨時未輪到第一回合行動已經被鄰國襲擊,在這個弱肉強食時代,武力就是答案,玩家只有不斷開戰,才能從實戰中培訓出能夠跟人工智能匹敵的武將,這設定很合理,那是戰國亂世,人人自危,軍伐以戰養戰,以武抗暴合乎人性,保護不了自己領土勢力的人根本沒有資格講和平。

《天》的戰鬥並非單單比兵力鬥人多,善用地勢、盟友和計策絕對可以弱勝強,這遊戲戰爭設定的變態在於非常誇張的戰爭規模:一座城最多出八部隊,一場戰爭最多牽連九座城池,每部隊由三千至一萬人不等,換言之一場戰役最多可達成七十二部隊(廿一萬士兵)以上的瘋狂大戰,如此規模的戰爭遊戲別說當年海內獨步,就算現在標準的單機戰略遊戲亦難望其項背。

它的畫面質素以今天眼光來看簡直是醜陋,但這麼不漂亮的野戰場-籠城戰地圖,卻成就了歷廿一年而不衰的戰略挑戰–野戰場幾個簡單元素已表達出道路、丘陵、沼澤、河流、海洋、草原對各兵種的優劣勢,一場牽涉二三十部隊的關原級別野外合戰,就算是帶滿一萬軍馬的將軍亦會在三兩下圍剿裏蒸發,如何善用地形和部隊相性走位和進攻,引發一子錯滿盤皆落索的刺激,每每教玩家着迷。

至於籠城戰方面,遊戲創作者善用城牆-護城河-大門概念,把簡單的2D構圖營造出困獸鬥立體戰略考慮,足輕翻牆偷襲、騎兵囹圄於城廓、火槍隊居高屠殺敵人,任憑玩家坐擁一手名將,沒有戰略部署的盲目進攻,徒然淪為別對手活靶。

一場合戰,動輒打上一兩小時依然教人樂此不疲,正是《天翔記》的魔力。

這個遊戲另一有趣之處乃偏高的戰場捕縛率,面對海量敵軍每個回合進攻,擒賊先擒王是常識吧?可是就算我捕獲對方那些不肯降的名將,愛才和國家生死存亡之間,的確天人交戰,打仗,的確容不下和平大愛,更受不起姑息養奸,豬隊友要斬,神對手更加不留活口,四百年前東瀛豪傑,廿一已經明白這道理。

人生有幾多個廿年?一隻玩了廿年而依然有趣的遊戲,當然是經典。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