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不忘》三部曲空前成功:談麥浚龍的音樂路(最終章)

上次講到2009年麥浚龍推出了【天生地夢】,反應大好,但他卻沒有乘勝追擊,2010年他全力投入電影〈復仇者之死〉的後期和宣傳工作,只推出了新曲加精選【Nothing Lasts Forever】。

Silly Thing時期:2010年代

2010年上半年,麥生推出了新曲加精選【Nothing Lasts Forever】。可能由於要投入電影工作,十七首作品入面只有三首新歌。先說說選曲,相比起對上一張精選、於五年前推出的【Walking Underneath】,今次的選曲相對商業化得多,幾乎清一色慢歌,而且竟然沒有收錄他的兩張熱爆專輯【Chapel of Dawn】和【天生地夢】內的任何一首歌曲!負責選曲嗰個真係唔該拉去打靶。

至於他的新歌方面,【Nothing Lasts Forever】收錄了《超生培慾》、《紙箱國》、《上春風的課》,大講禁斷之愛。《超生培慾》和方大同首次合作,由林夕填詞,啲詞其實填得很subtle,但肯肯定係講緊戀屍癖。《紙箱國》則由黃偉文主理,講露宿拾荒者愛上每天經過的女孩,於是便跟蹤和偷窺她,又幻想與她以紙箱築成堡壘雙宿雙棲。《上春風的課》則由《寫得太多》的曲詞班底i.e倫永亮x周耀輝負責,歌詞明刀明槍講師生戀,對愛寫偏門題材的周耀輝絕對是一件蛋糕,手到拿來。

完成了電影工作後,麥浚龍回歸錄音室,於2011年初推出EP【無念】,與前作【天生地夢】有點相似,不過今次【無念】同你開宗明義講佛偈,並以「念」為主題,而本身【無念】一詞就是來自《六祖壇經》內的一句「於諸境上心不染,為無念」。看其創作班底,EP六首歌夕爺包辦了五首(《彳亍》是由另一位老拍檔周耀輝填詞),而作曲則找來多位新面孔,例如:雷頌德、陳珊妮等等。當中《金剛圈》和《無念》教筆者最有驚喜。前者是講對前度的執念,主角對前度的愛和思念有如金剛圈,明知痛也不忍放手。這首歌由首次合作的雷頌德作曲,(個人認為)已經過了創作高峰的他並沒有交出行貨,甚有驚喜。後者則是由也是首次合作的陳珊妮作曲,是這張專輯的點題作品,夕爺的詞有幾高有幾佛就唔洗講啦,但細味歌詞竟讓我想起夕爺的另一首經典-楊千嬅的《電光幻影》,而《無念》大概是前者的高階版吧。

【無念】的每一首歌,在筆者而言,都很不大路,而且題材也較為艱深,所以主流市場反應一般實屬正常不過,不過麥生一於少理。在這張EP推出後,他便專注他首部自編自導的電影〈殭屍〉的拍攝和後期製作,出歌也只是以擠牙膏形式發行。2012年先推出與關淑怡和日本單位Verbal合唱的電音作品《鎖骨》,翌年再分別推出和林二汶合唱的《逆蒼生》、《灰》和陳珊妮作曲的《鶴頂紅》。在完成了〈殭屍〉的宣傳工作後,2014年頭麥生終於推出了EP【柔弱的角】,除了收錄了以上提到的四首歌之外,再收錄了另外三首全新作品。

可能樂迷實在餓得太久,【柔弱的角】一出反應熱烈,而這張EP亦確實另一張用心之作(嘥氣啦佢有邊一次hea做呀),合作班底除了找來一眾老拍檔如陳珊妮、王雙駿、馮穎琪、林夕、周耀輝、黃偉文等等外,他繼續找來不同新面孔合作。除了在前段提到的林二汶、關淑怡和Verbal外,在《畸》一曲找來岑建勳和劉天蘭的女兒岑寧兒擔當和音,又找來曹格sample經典英文歌《Take My Breath Away》變成《拿走我呼吸》。

2014年對麥浚龍是豐收的一年,EP再次得到好成績,首次自編自導的電影又獲得多項獎項和提名,實在是雙喜臨門。然後,2015年,他宣布將推出【Addendum】,以自己於十一年前的食糊名曲《耿耿於懷》的故事作為骨幹,譜出一段念念不忘十年的故事。然後接下來的事,在此不贅。

有人說麥浚龍的成功,源於他背後有一條用之不盡的大水喉,讓他能「有錢就是任性」。這固然是一個因素,但筆者認為更大原因是源於他對他做的每一件事的執著和熱誠,雖然製成品未必人人讚好,但你可以肯定他和製作團隊一定是出了十二分的力去完成。在此預先祝願他的新專輯大賣,屆時希望能inspire到筆者在寫樂評吧!

vivien@vivien.com'

Vivien Lam

(Editor's comment: writer with good taste in music)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