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轉腦朋友》-香港啟示錄?

1

三色台的古裝片,當武林高手即將要開拖時,往往會非常懶型地彈一句口頭蟬—「我劍一出鞘,就要見血!」來到現代,這句話應該換成由彼思(pixar)說—「我戲一上畫,就要見眼淚!」三年磨一劍,入場看過《玩轉腦朋友》的你,這次有例外嗎?

老實說,我頗意外坊間還是那麼多人拿其他公司的動畫電影與彼思的出品比較(尤其是嗰隻黃色嘢)。我曾說過,彼思的動畫,就有如過去周星馳的喜劇(留意返係過去),是金漆招牌,信心保證。所以,他們要比較的,從來不是其他人,往往是自己。《玩轉老朋友》故事很簡單,總之是小朋友也能明白的情節。但若果要認真解釋起來,卻是要花一定努力做功課。當中所牽涉的大腦科學及心理學理論,知識非常多,但電影巧妙地約化和實體化呈現,例如把記憶化成球體、大腦化成城市的想像,有各個社區,有不同人工作,有交通工具,而價值觀,興趣和性格則化成不同島嶼,可謂一絕。

不老套的卡通

當我們都認為這一代的孩子太早熟,所謂童真的時期很短,傳統卡通注定沒有市場時,《玩轉老朋友》卻展現另一個可能性。誠然,電影的劇情相當公式,但故事和背後的訊息讀來卻不老套,甚至是應對時代之作。在高舉個人主義的當下,加上社交網站的普及,「我」被放大。我的情緒、我的行為、我的思想,需要被重視,需要被like。情緒未被重視或宣泄而自毀的情況並不罕見,尤以主角riley的年紀為甚。另外,電影亦有趣地否定過度正面的情緒,是應對近十多年氾濫的正能量潮流,否定這種既虛偽又離地的處世方式。小孩要懂得面對自己的情緒,大人不也是嗎?近年不少調查表示,再過十年,抑鬱症大有可能成為都市病頭幾位殺手。在這個令人窒息的社會環境,大人更需要認識自己的情緒。畢竟,有乃父母的照顧與正面影響,才造就了Riley人生中幾乎完美的首十一年。

香港啟示錄?

不知怎的,整個觀影過程,總是會把「大腦」看成了香港的隱喻。再深入下去,主角Riley人生的頭十一年也順風順水,在明尼蘇達的日子好不愉快;而回看香港,在英國人治下,豈不也成了個福地?當Riley一家搬往三藩市,她曾經有個美麗的幻想;香港人回歸以後不曾有過「明天會更好」的幻想嗎?重返現實,搬家以後,Riley失去了成長以來的東西,無法展示自己長處,對現況不滿,不也是香港回歸以後,尤其近幾年面對的困境?

五種性格,正好比五種香港人。樂觀的、負面的、犬儒的、嫌三嫌四的,還有憤怒的。面對環境轉變,價值觀的崩壞(當Riley偷錢後誠實島崩塌,那一刻就像面對香港現今的情況),我們五種人又如何應付,為「主人」以後的生活更好而努力呢?遺憾的是,我們沒法像電影中通力合作,而是互相指罵。樂觀的認為負面的人只會消費負面、負面的看不起「正能量膠」、犬儒的想大家唔好搞咁多,乖乖聽話、嫌三嫌四的就覺得憤怒一群「搞亂正常生活」、憤怒的就認為其他人都沒有做實事,周而復始,沒完沒了。甚至,在一件又一件荒謬絕倫的事情下,我們最終都變成Reily在回明尼蘇達的巴士時一般,再沒有任何感覺,不會快樂、不會愁,也不會憤怒,一切都麻木了。

《玩轉腦朋友》的最後,記憶球不再是單一顏色,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多美麗的畫面。在我們的社會,那可能嗎?卡通是卡通,現實歸現實,咁多幻想,正一廢青!

hangcheuk2003@yahoo.com.hk'

阿享

一個戒緊牛肉,但打邊爐仍然會忍唔住既耶青。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