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電台)在深夜,如果你失眠了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gabe wong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gabe wong

在深夜,如果你失眠了,數了三百隻綿羊都未能入睡,你或者想找你的好朋友煲電話粥。好朋友孜孜不休地說着無聊事情,你的眼皮漸重,終於睡着了。這大概是最幸福的事了。
然而,大多的時候,你掃着電話螢幕,看着一個個的名子,卻不知該打給誰,心裡有的只是無垠的孤獨。這許多個失眠夜你又該如何度過呢?
每一次有朋友這樣問我,我都會叫他們聽我的電台。
我的深宵時段,始於母親叮囑你睡覺的時份,只是你知道的,這世界裡其實有很多人都在被窩裡拉高那條金屬天線,小心翼翼地調較着音量,伏在枕頭上收聽我的節目。只要開着了電源,他們就可以接通另一個世界。只要聽着音樂,他們就知道,原來失眠的不只是自己,聽眾原來「同是天涯淪落人」。
於是,監製想了一個宣傳的口號。
「天之涯,地之角,無論你身處何方,失眠與否,只要你打開收音機,我地大家都係淪落人。」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收聽我的節目,如果很不幸這裡真的有我的聽眾,我想在這裡說聲謝謝。要知道深宵時段真的是人類該睡的時候,你的肝你的腎都說要休息了,你卻因為靈魂的焦躁不安而無法安然入睡,將寶貴的時間用在收聽我的節目。可是我知道現在的人已經很少聽電台了。我敢說,年輕的你一定沒聽過我的節目。即使是我的家人,從前在傍晚時還會聽友台的論政節目,現在則整天盯着電話看。

「依家個個都用智能電話,睇劇,睇新聞,不知幾方便。電台遲早被淘汰,你仲唔快啲轉行?」

淘汰? 大概不會吧。你們還需要電台的,你知道嗎?
在我的深宵節目裡,有一個phone in 的環節,不論你是何方神聖,是醜還是胖,沒有人會歧視你,只要願意打電話來說你的心事,整個世界都會留心聽着,你說這樣的好地方往哪裡找?

猶記得那時是晚上七時多,我在大學門口上了一輛小巴,坐在靠窗的座位。小巴走在斜路上,經過剛開始熱鬧的酒吧,男男女女擠在一起春光綺麗,天卻開始下起雨來。小巴停在紅燈前,電台播放着許美靜的《傾城》。我看着玻璃上的倒影,眼角原來也給雨水沾濕了。大概從那時開始,我便一直想進電台工作。忽然我想下車喝一杯。

「仆你個街,落車早響呀,第一次搭小巴呀。」

我不怪司機。這是一種很特別的向乘客道別的方法,在這裡才有的。每次外國朋友來旅遊,我都會叫他們坐坐小巴,綠色的不錯,紅色則更佳。

無論如何,我下車了。
酒吧裡的人喝得臉紅耳赤,不知道你進了銀行工作之後是否也過得如此開心快活呢?或者在這城市裡,你都是其中一個孤獨的人。在深夜,如果你失眠了,你可以聽我的節目,打電話來,有心情的話就點一首歌。

canny@road.com'

康妮道6號

風格練習,不斷嘗試,寫出最好看的故事。以下係我的專頁,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請讚好這專頁。你的支持令我更有動力去創作,寫出更有創意更好看的東西。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