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沒有喝醉過。

不是自誇能千杯不醉,而是因為有敏感,即使只是喝一點點都咳得要死,所以就算喝多了,都只會越咳越清醒,都應該不會因而醉得不醒人事,只有頭痛欲裂和不停的咳嗽,所以平日完全是滴酒不沾。

喝醉是什麼的樣子?在痛苦間放棄自己,在意别人;在快樂中放棄别人,在意自己。

其實我是想喝醉一次的,只是一次就好。

「為什麼妳的眼眸這麼憂鬱?」
「不是我,那是你啊。」她看著我回答。
「我?」
「對,你只是看到我眼中反映的你自己。」
「……」
「就是這樣。」
「那妳眼中的我又是如何呢?」
「不告訴你。」她一口喝掉杯中的酒。

頭痛,非常的痛,痛得得像被放入洗衣機,然後按下快速脱水鍵,把所有感覺一點一滴的榨乾,只剩下痛楚和暈眩。眼前的景物沒有任何實質存在的證明,方向感缺乏足夠支持的重量,一切都變得扭曲,扭曲得如直線這概念從來沒有在世界中出現過。開始後悔不管當初如何強烈的咳嗽而照様喝多了。

酒這東西,是和記憶掛鉤的,越喝記憶就越清晰,開心的事,不願想起的事,已經遺忘的事,所以一口喝完一杯就太沒有意義了,好喝的,難喝的,刻骨銘心的,難以忘懷的,都應該慢慢的品嘗細味,酒的存在價值就在於此。

喝掉杯中剩下的最後一口酒,閉目整理一下腦海中僅有的一絲思緒。

張開眼,就會是新的世界嗎……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Foxspain Fotografía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Foxspain Fotografía

yip@dong.com'

葉東

石屎森林中既一隻小松鼠,無讀文學又學人寫寫寫,只想我寫故我在。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