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及咖啡館與反抗專制運動形成的關係(上篇)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kevharb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kevharb

(見原文)效法寧心舍君,把自己的歷史論文簡化整理出來予同好們分享,這己非嚴謹學術論文,因此格式及人名、概念的中英對譯等一切從簡,這只是相關知識的分享,望各位同好諒解。


一,咖啡作為「Drug(癮品)」

戴維。考特萊特(David T. Courtwright )在他的著作《上癮五百年》 中,嚐試把英文 “Drug” 定義為一個中性的概念﹕癮品,也就是泛指所有可致成癮或可改變人精神狀態的物質,由強性的(Hard Drugs)鴉片、大麻、可卡因、安非他命、酒精,到弱性的(Soft Drugs)如煙草、可可、茶、咖啡甚至糖,皆在此列。它們均曾在人類歷史進程中扮演過重要的角色,或因其對人體的刺激作用,或因其背後強大的政治經濟利益,戴維.考特萊特稱之為精神刺激革命。眾多癮品之中,以咖啡、酒精、煙草使用最廣,對人類文明及社會結構影響最深,故被稱為癮品的「大三宗」,當中又以咖啡為首。

咖啡獨特的刺激作用使其有別於酒精、大麻、可卡因等可致幻藥物而廣為人接受,特別是因教義所限而禁酒的穆斯林。咖啡的交易、制作及消費模式催生了咖啡館的出現。最早的咖啡館出現於十六世紀的中東,然後在穆斯林世界迅速傳播,並於十七世紀傳入歐洲的英國及法國。德國學者、法蘭克福學派的重要代表人物哈伯馬斯認為,咖啡館在歐洲的出現,特別在英國,為訊息傳播及公共政治討論提供了最佳的舞台,從而形成了特定的「公共空間」成為對抗專制統治及孕育現代議會民主及自由思想的搖籃。 「據說歷史上最嚴重的暴亂在展開他們邪惡的罪行之前都得先呷上一口咖啡(history’s greatest rebels were said to have imbibed coffee before committing their heinous crimes)」學者 Steve Pincus 如是說。

在哈伯馬斯(Jurgen Habermas)的《公共領域的結構轉型》內,嚐試把公共空間定義為不受任何權力制約,開放予公眾自由參與並進行討論的特定空間。這樣的空間具有三項關鍵特質,一,開放,它公開予公眾自由參與。二,平等,不論社會地位出身,公候將相,販夫走卒,在這里皆可平等地交流。三,包容,這個空間容許所有參與者就著所有不同的背景、價值和信仰的議題進行討論。它的概念原形源自古希臘的公民大會,但真正意義的公共空要到十七世紀,隨著符合現代意義的報紙,代議政制議會,以及咖啡館這些民間論壇的出現,所有相關因素齊備方才形成。在那之前的封建社會,消息是封閉的,因此不具備形成公共空間的條件。

然而,阿拉伯學者 Krrababa認為,早在十六世紀,咖啡館出現於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時,公共空間及其反抗專制的文化己初步成型。蓋因一方面,咖啡館內的消費活動文化滿足了公共空間開放、平等和包容的三項基本屬性。與此同時,咖啡及咖啡館的魅力在禁酒的穆斯林世界幾乎無可替代,巨大的需求形成的市場動力,另時人不惜以挑戰統治當局權威的方法來滿足他們的需求。因此追溯咖啡館出現並傳播的歷史,便能理出咖啡館在反抗專制運動形成的角色及機制。
(未完待續)

參考資料:
1. Siva Vaidhyanathan, The Anarchist in the Coffee House: A Brief Consideration of Local Culture, the Free Culture Movement, and Prospects for a Global Public Sphere, Law and Contemporary Problems , Vol. 70, No. 2, Cultural Environmentalism @ 10 (Spring, 2007), pp. 205-210, Duke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

2. Emİnegül Karababa and Gülİz Ger, Early Modern Ottoman Coffeehouse Culture and the Formation of the Consumer Subject, Journal of Consumer Research , Vol. 37, No. 5 (February 2011), pp. 737-760,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3. Steve Pincus, “Coffee Politicians Does Create”: Coffeehouses and Restoration Political Culture, The Journal of Modern History , Vol. 67, No. 4 (Dec., 1995), pp. 807-834, Published by: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

4. Jurgen Habermas(1989), The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 of the Public Sphere, Great Britain, Polity Press.

5.David T. Courtwright(2001), Forces of Habit: drugs and the making of the modern world, England, London,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ming@ming82.com'

黃邪

黃書最好讀, 邪性最難馴。 Blog: http://wongchea.blogspot.com.au/ (見下)

More Posts - Website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