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說昕緣】《文學少女──渴望死亡的小丑》

圖片來源:作者

圖片來源:作者

「你…你看到了啊?」女孩用書本遮着通紅的臉說道。
「嗯──」一年級學生井上心葉戰戰兢兢地回應。
「我要在旁邊監視你,以免讓你洩露我的秘密。從今天起你就是文藝社社員喲。」「等…等一下,你是誰啊?我對文藝社──」
女孩把白皙的雙手疊放在胸口上,
及腰的麻花辮伴隨着悠悠的清風徐徐飄逸,
黑亮的瀏海絲毫掩蓋不了她深邃的雙眼中莫名其妙的自信:
「我是二年八班的天野遠子,正如你所看到的,是個『文學少女』喲!

不論是第1次、第2次、第3次……甚至第100次信手翻開,
《文學少女──渴望死亡的小丑》的序章總是讓筆者怦然心動,
期待稀奇古怪地在純潔雪白的木棉花樹下拉開序幕的故事:
在文藝社的部室裡,
見證女主角天野遠子和男主角井上心葉之間充滿笑點的溫馨校園生活。
圖片來源:《文學少女:渴望死亡的小丑》(1)
話說回來,
記得我是在2013年的暑假認識這套漫畫與小說。
當年我快將出發前往北京遊學,
為了尋找乘搭飛機時用來解悶的書籍,
理所當然地來到旺角的信和中心買漫畫啊!

大概是被《文學少女》這個標題所吸引,
筆者從四庫中就唯獨抽出這本書來看看,
又有誰預計到這一看看在無聲的專注間變成細閱,
轉眼間就渡過2個小時。

直到本來空無一人的店舖遽然開始人流不斷,
我終於合上書本,
心甘情願地把不久前為小學生補習的零星收入乖乖奉上。
坐在巴士上層窗邊位置的回家路上,
筆者繼續追看遠子和心葉的青春故事!

「我肚子餓了,心葉,『點心』完成了嗎?」
天野遠子總是喜歡一邊翻閱她很喜歡的文學作品,
一邊懷着把世界上所有文學和故事都吞下肚子的決心,
監督心葉每天寫一篇即興文章讓她品嘗……
一個寫故事;一個看故事:
這是文藝社的日常生活。

正因為故事的發展總是出人意表,
才讓人雖然知道漫畫和現實隔着個太空,
但仍然願意將期待寄託於書中的平行時空。
正當文藝社社長遠子和唯一的社員心葉享受平淡的校園時光,
以為朗朗乾坤,烏雲蓋不了日,
然而,無厘頭的遠子學姊偷偷設立在校園中庭角落的「文藝社愛情信箱」,
竟然成功吸引了一位希望拜託文藝社代為撰寫情信的同學,
那就是一年二班的竹田千愛:傾慕着三年級弓道部的學長片岡悠二。

斗轉星移,
心葉和遠子無意中發現片岡悠二竟然不存在於學校裡,
因為悠二學長早在多年前逝世。
在一步又一步的探索下,
他們知道一切的事件都與片岡悠二留下的《人間失格》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作為二十世紀四十年代的日本大文豪太宰治的筆下遺作,
它講述太宰治逃避現實和逐漸沉淪女色、吸毒、酗酒並走向自我毀滅的悲劇一生。
相對於已故德國哲學家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的悲觀主義,
筆者認為《人間失格》更接近於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的虛無主義。
對於哲學的探討我們就此畫上休止符,
這門學問,猶如音樂:聽起來容易;學起來困難。
至於小小的休止符是2分、4分,還是8分……
大概只要我沒有像南北朝文學家江淹般弄掉五彩神筆,
那麼在不久的茶餘飯後會再找機會跟大家分享!
圖片來源:《文學少女:渴望死亡的小丑》(2)
走筆至此,
對於《文學少女──渴望死亡的小丑》的介紹亦來到了理應收筆的時候。
我相信少許的劇透可以讓大家初步認識故事的趣味,
但是更多的感動則需要大家自行在書中尋覓啊!
其實,
相比於故事裡深入淺出的角色設定和世界觀,
我更欣賞作者野村美月對古往今來的東方與西方文學有着獨到的評論。
由F. Scott Fitzgerald的《The Great Gatsby》(大亨小傳),
到Paul Gallico的《The Snow Goose》(雪鵝),
字裡行間除了隱隱流露出對經典文學的敬意,
同時亦盡量採用了我們在求學時期較常接觸的文學作品。

前者《The Great Gatsby》是諷刺美國夢的代表作,
於2013年更被改編為電影,
由《Titanic》的男演員Leonardo DiCaprio擔任主角;
後者《The Snow Goose》的背景則是第二次世界大戰,
當中在1940年的著名戰役「敦克爾克大撤退」(Dunkirk evacuation),
由英國戰時首相邱吉爾廣泛號召市民協助政府:
出動商業輪船、私人漁船甚至《The Snow Goose》主角的帆船,
成功在短短數天之內拯救三十三萬英法盟軍。

透過成熟中帶有一點點孩子氣的天野遠子,
伴隨着總是欺負遠子學姊的井上心葉,
把柔情似水的感覺以「文學的味道」饒有趣味地傳達到讀者的心裡。
「琴瑟在御,莫不靜好」,
我覺得這樣正好形容遠子和心葉的感情,
相信也是野村美月對讀者們的期待,
大概《文學少女──渴望死亡的小丑》就是訴說着這份真誠的心意。

wong@gmail.com'

黃斌熙

一個愛在書中吃着可樂味珍寶珠周遊列國的大學生。懷着不簡單的理想主義,在默默追捕歲月神偷的途中,發現「每件事情都有它存在的意義」。即使知道人與人之間隔着個太空,但仍然希望將鼓勵寄託於文中。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