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it U 之勇--後傳

某天,我在內地旅行,而她打了一通長途電話給我。

「我quit 左u啦。」

她是這樣開口的,而我一聽到,便啞口無言了好一陣。為甚麼她會這樣退學?為甚麼她會這樣退學?為甚麼她會這樣退學?為甚麼她會這樣退學?為甚麼她會這樣退學?我的腦海只浮了這一句。但是我又想,這就是她。

她就是這樣的一個女子。

她太蠢了。今時今日,只有一張高學歷的文憑,才能以一紙證明你的能力,並讓人從你的大學與學士學位看出你的價值。只有受過高等教育,方有高薪的工作回報。即使學歷也有 inflation 之問題,總是先念了一個學位(再念上去)才是更安心、穩定的。因為每個人都有一「紙」在手。

「做咩無啦啦quit u?你知唔知咁樣第時好難搵工?你知唔知無讀書一排好難pick up 返?你知唔知你quit 左既學位有幾多人爭唔到恨到死?唔好同我講你會排返jupas 或者 non-jupas,你自己知收分愈來愈高架喎!人地問你做咩gap year 左你點答?就算你而家搵到短期工,咁又點?唔通你永遠打死一世呢種工?你自己都知,呢啲工保證唔到你將來,無學歷都唔會升到上去。」

我心裡很是激動,很想罵她,讓她醒過來,讓她回頭。但是她說,她在一個月前已經quit 了。

「我就係知道你地一定會唔同意,所以我先斬後奏。」

「點解quit u?」

「我都唔知點解。」她說了一句,電話中再無聲音。

其實,我也是無話可說。她quit U 這種事,我的確相信她做得出,也是她會做的事情。她決定了的事,也沒有人能阻止她。如她所言,如果早一點講出來,我們這班豬朋狗友,定是不容許她這樣做的。

「你屋企人點講?」

「佢地無所謂。」

「點解quit 姐?你考DSE 既時候考得幾辛苦!?」

「係,我想問,點解要讀U?」

這個問題,真的難倒我了。我回答不出。為甚麼讀U?我不敢講。從來對人言,我都說得很有抱負的,我都說得很像自己的畢生夢想的。在面試進大學時,我在面試官前,一臉憧憬。在面試獎學金時,我講得自己夢想是世界和平。在面試實習時,我一面誠懇地講得自己也心醉不已。其實我要過三爆四,點解?其實我要靚CV,點解?其實我要讀U,係點解?

或者,只是因為人人爭入U,我都要爭。或者人人爭神科,我都要爭個好科。或者人人爭好工,我都要爭。

說穿了,只是一種盲目與憂懼。

其實讀大學的初衷,到底是為甚麼呢?

「我都唔知點解我要quit u。但係我好驚。我對未來好驚。我唔想面對呢啲。我讀讀下,我先發現,我唔係想要呢啲,佢唔係我想要嘅野。其實我都唔明,到底係為乜。」

「有一日我打開本書,我讀得好辛苦。你都知,我讀書唔叻,我又懶,我唔想讀。我係度背,但係跟本唔知自己讀緊咩。我搵唔到當初我揀呢科既理由。」

「我搵唔到繼續既勇氣。」

在她quit U 之後,沒有跟從前的大學同學聯絡,也沒有跟以前要好的莊員們見面。她說,她害怕面對過往的人事,一些她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的歲月。她說,她收到好多的慰問,每個人都找她,問她離開的理由。而她說,她跟本不知道答案,也同時在尋找答案,在看清自己前,他人無法看清她。那些問題,她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係,我知你地個個為我好。但係你地都唔知咩啱我。」

「我自己都唔知咩啱我。」

「我只係知,我quit U,係我想知道咩啱我。」

她沒有上學了,但是一直在找不同工作,然後給家用,然後儲些錢,然後在內地旅行。我們是照舊在擔憂的,今天有工作,能確保你20年後還能有工作嗎?今天有足夠的收入,20年後這收入還夠嗎?是的,我總是在想她的將來,在想她的將來不會在一片迷霧之中嗎?但是,我在想,自己讀U 的未來,其實也在一片迷霧中。我也許會爭破頭地找一份穩定的工作,能有收入保障的工作,營營役役後結婚生子,不去日本旅行跟少看些電影,最後便可以買樓守樓過著暮年。

「我唔識講,但係我係點嘅人,我知你明白我。」

「嗯。」

其實沒有勇氣的,是我們吧。眾人皆醉,爾獨醒。我明白你,但是我寧願繼續裝作沉睡。我雖無法承受自己對自己的質疑,但我更受不了社會對我的質疑。

做唯一一個醒著的人,是很辛苦的。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Hartwig HKD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Hartwig HKD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