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的童年回憶-跑online

跑online,筆者這年齡的人(九十後,接近千禧年的一批)基本上都玩過這一隻遊戲,基本是這一代人的集體回憶來。但現在這遊戲雖然尚在,但筆者就已經很久沒碰。

跑online是由韓國率先推出,其後在不同國家都相繼推出,而在2006年香港亦有推出。當時,香港是一個online game為主導,電視(指的是無記,亞視沒看,所以不知道有沒有)每天都會播放不同的online game廣告。那時沒有神魔之塔,沒有P&D,很多學生的娛樂就幾乎只有家中那部電腦上的遊戲。在芸芸眾生的遊戲中,跑成為少數能脫穎而出的遊戲(很多遊戲只推出了2-3年就倒閉),就是憑著它獨特的玩法。

筆者最初是聽到班上的同學紛紛談論這一遊戲,於是便嘗試下載來玩。最初筆者是被這遊戲的新穎玩法所吸引,與筆者平時玩的rpg回合制遊戲分別很大,加上很多不同的地圖,於是筆者很快就沉迷當中,樂而忘返。

那時筆者最喜歡玩雪女場和蜥蝪場,每天放學回到家,第一件事不是做功課,而是打開電腦玩幾場先。那時候的主題曲是鄧麗欣唱,後來變成張敬軒(筆者更因而成為張敬軒的歌迷)。雪女場,筆者一直不斷刷新自己的時間,就好像運動員一直想刷新自己的紀錄,由最初的2分20秒左右,刷到最佳的成績,2分05秒左右,其中也花了很多的努力。而蜥蝪場就是給筆者就是一直只要閃避,當一隻烏龜,當前面的「兔子」一隻一隻地被「烏龜」超越,甚至最後獲勝,筆者故此而喜歡上這個地圖。

還記得那時的點數是很五十多元和九十多元,相比其他遊戲代理商來說,戲谷的是特別貴。但筆者卻很願意花光自己所有零用錢才購買,但可能只是能買一隻寵物。有一次更被父親發現,他狠狠地罵了筆者一頓,但筆者當時卻沒感到半份後悔。

印象中筆者常會去公園,去到公園有很多玩法。每星期問女神拿道具,還有玩捉迷藏、跳樓、入瀑布等。還有一些只有公園才有的功能,好像是小遊戲。就算是無事,也會想去掛掛網。後來更是出了牧場,出現了更多的玩法,例如賽跑、足球等,筆者無聊也喜歡參觀一下別人的農場,總覺得別人的比自己漂亮。雖然有時覺得這些系統是畫蛇添足,與遊戲玩法無關,但卻令你沒這麼快失去對遊戲興趣。

那時很流行招家人、招情侶,筆者就一於「濫交」,結果家人、情侶多到連筆者自己也不記得那人是誰,有時看見有陌生人(但語氣卻是好像認識筆者)和自己打招呼,便感到十分尷尬。不過到了今天,筆者腦海中依然浮現出一兩個特別要好的玩家名字,但是筆者沒有他們的任何聯絡方法,只剩那遊戲中的那一個不會再出線的好友名單。那段經歷,只能成為一段美好的回憶。

到了後來,筆者漸漸長大,這遊戲在筆者的感覺只是小學生的遊戲,而且還有更多不同的遊戲推出,筆者就漸漸放棄了這一隻遊戲。直至去年,筆者重新下載跑online,當作是懷念一番。

可是筆者玩了幾天,還是決定刪掉。好友名單的舊友,幾乎都是已經幾年沒有上,公園寂靜得可怕,四處都是洗分房,裝備大於實力,還不時有外掛的出現,令筆者找不回兒時那種感覺。就算我有那些好友的聯絡方式,現在也肯定是沒有半句會談。那不如就它永遠地成為過去吧,筆者生怕自己腦海的那光景會被破壞,所以便下了決心刪掉。

當實力是難以彌補靠課金的差距時,以及外掛橫行,這遊戲就容易流失大批玩家。但變的不單止跑,筆者的心境其實也變了。回憶總是美好的,當長大後再嘗試拾回這段回憶時,卻會變得很困難。

所以及時行樂就是有一個重要性,有些感覺只有這一個階層才可以感受到,過了就千金難買,成為人生之中的一個遺憾。

時至今日,筆者偶然會翻聽鄧麗欣和張敬軒唱的主題曲,每次都是回想起很多事,之後便會感懷起來。謝謝你,跑online,能在我生命中留下一個愉美的童年。而我卻只能看著你一直頑強地支撐下去。

white@gmail.com'

白龍使

一個活於香港的年青人,同時是剛完成文憑試。對文學、歷史和足球都有興趣。文筆雖然不好,但仍希望把自己的感受與人分享。認為文學是一種超凡的藝術。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