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到圓你懂不懂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Danumurthi Mahendra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Danumurthi Mahendra

近年網絡流行「曲線」文章。「曲線」也者,《香港網絡大典說》解釋:「故意說一些表面上是正面的說話,實際是想引起負面的結果,但卻刻意隱藏自己真正的用意,反之亦然。」

曾經何時,曲線仍是幾何學和美術的名詞,當時的「曲線」,或曰反諷、或曰嘲弄、或曰指桑罵槐、或曰皮裡陽秋,總之「曲線文」古已有之,並非現今潮文的突破創作。又曾幾何時,這類文體,有一種專有稱呼,叫怪論。

不過要區分什麼是怪論,倒不是易事。一篇文章,一種意見,何謂怪,何謂不怪,很難有定論。如果有人在千年前的中國,苦口婆心,提出民主自由等概念,則無論他怎樣表達,說得多麼認真,都難免被斥為荒謬怪談。(查實,即在今天,誰人仍苦口婆心提倡普世價值,一樣隨時被視為怪譚、膠論、禍港言論。)

不少創作者也有此共同經驗:你以為很簡單很明顯的「曲線」,偏偏有些受眾「唔受」,看不明白,或刻意裝作看不明白。前者是「蠢才無極限」,後者是「你不能叫醒一個裝睡的人」,兩者皆屬於根本不必理會之列。但,人貴自省,有時也可能是創作者技巧拙劣手法有缺憾,才導至讀者產生誤會。既然如此,倒不如檢視一下,究竟有什麼型態的「曲線」,以供同好參詳:

曲到直?

  1. 正話反說:最常見到的「曲線」,往往都用了正話反說的手法。正話反說不難理解,簡單來說,就是明明想說東是對的,偏說成西是對的,通篇反話,沒句真意。正話反說最極端的形態是「扮演型」,例如愛好自由民主的人士模仿愛國愛黨人士說歪理。這手法,不僅要文字上要倒過來寫,心態更要自我癲倒。
    簡單來說,要扮tree根,首先你要痴筋。
  2. 反話正說:此種手法往往見於「理論型」。所謂理論型,就是將心中的怪話「系統化」,煞有介事,彷彿真理就是如此。清代李宗吾的《厚黑學》,便是一個典型例子。(按:筆者曾見過一作家「竟然」把厚黑學視為「真的教人面厚心黑」的「教壞人」書籍!由於該作家已不在人世,為存忠厚,姑隱其名。可見「曲線」之難。)
  3. 胡話亂說:此型態的手法屬於時真時假,理論或正或反,語氣亦莊亦諧,立場忽東忽西,總之前言不對後語,好像漫無條理,渾沒所謂。此型可稱為「裝瘋型」,因為瘋子才會如此。

本來話可以好好地說,怎麼要兜這麼大個圈子來講呢?實因「曲線」有其獨特優點--當然不是「嘻笑怒罵」,這太老生常談了。「曲線」之妙,往往在於順著敵方(指你心目中想攻擊的見解)的怪邏輯推論下去,以得出更怪的結論,讓大家對那些想法的謬誤,悉數了解,不再迷惑。這可說是以破為立的寫作方法。

 

曲到圓?

不過曲線的最大問題是,讀者有可能誤會你真意就是如此。解決方法,大概有以下幾種:

-文章有多誇張就多誇張,讓人一看就知是反話,此其一;

-語氣酸溜溜的,一股窮酸味直撲讀者,讓人得知你心有不平,此其二;

-文字用語,可在關鍵稍加暗示,公告真意,此其三;

以上皆是「舖舖清」的辦法,還有一種手法是不用任何手法,完全不加暗示,全靠讀者智慧來判斷。譬如在一本散文集內,由頭到尾都是反政府的,但莫名其妙有一篇文章,立場截然不同,稍為有腦袋的讀者必會心知有異,此其四。

一句到尾,讀(網絡)文章,切忌匆匆只看表面便急不及待狂屌,屌錯了,或人屌你又屌跟車太貼,雖然不用負責任,但係「膠咗」,明眼人是知道的。

nathanwsy@gmail.com'

王若愚

傳媒、出版工作者。先後於立場各走極端的機構服職。撰有著作數種,包括《中國潮語通識》(2011)、《驚世尋謎 屍人檔案》(2015)。曾為《新報》撰寫「華夏之謎」專欄。

More Posts - Website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