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小孩的校長》-保留自己

最新一期彭博商業週刊中文版,封面大字標題「回歸本土,新合拍片年代」。專題內容花大邊幅講述中港合拍片走進第十二個年頭,香港導演似乎漸漸地摸索到合拍片審查制度下的遊戲規則,亦提到近年杜琪峯導演的《毒戰》(呈現毒販吸毒細節)及許鞍華導演的《桃姐》(極重香港味道)於大陸大收的成功例子。當中杜sir在訪問中指出「要應付審查制度、要開戲,其實不難,難在要保留自己。」

好一句「難在要保留自己」,簡單俐落,描述了香港/香港人現在所面對的窘境。然而,關信輝導演最新的作品《五個小孩的校長》,不論戲裡戲內,都嘗試展示一種「保留自己」的勇氣。

五個小孩的校長

香港電影的第二條路?

《五個小孩的校長》改篇自真人真事,元岡幼稚園校長呂麗紅以4500元薪金當只有五個學生的幼稚園校長事跡。真人真事改編電影一向不是港產片創作人喜愛的題材,厲害如奧運金牌得主的李麗珊和蘇樺偉等也無人問津。《五個小孩的校長》缺少宣傳、炒作,極其量只有楊千嬅和古天樂作招徠下上映。關導演的處理沒有太多技巧,相對紮實的方式,得到不俗效果。最起碼,電影沒有過度的煽情,老實呈現人與人之間的感情。

電影最有趣的地方,在於它濃厚的本土味道。這不是刻意在劇本內加入粗口的「夾硬黎」本土,而是利用鏡頭、音樂、演員等,展現一個香港故事。首先,你已經很難找到一部港產片一句普通話也沒有。戲內的演員,都是熟口熟面,由無線亞視甘草們;到回流香港唱《傻女》爆紅的李逸朗,你可能不是每一個也叫得出名,但就有一份由細睇到大的親切感。《喝采》(一聽到已經忍唔住眼濕濕)、《小太陽》,《友誼萬歲》,都是港人聽到便會唱兩句的歌。最難得是,電影在大陸上畫三天已收過千萬。那麼,是否不能在大陸上畫的才算本土電影?這類型電影是否香港電影的第二條路?

 

一個劇本照出香港問題

當然,《五個小孩的校長》能在大陸上畫,某程度因為電影對不同的社會議題,都採取一種「蜻蜓點水」,不批判,輕輕帶過的態度。向富人傾斜的教育產業化、扭曲,只求分數的教育制度、沒有遠見的生育政策、缺乏對傷殘人士的幫助、迫在眉睫的老人問題,無法團聚的跨境家庭等。這只是你從電影中能看到的問題而已,戲外問題也一大堆。姜皓文和劉玉翠演得很好,但他們所屬的香港電視到底何時獲發牌?還能撐多久?飾演珠女阿姨的吳浣儀,從我看電視就知她是亞視演員,那麼亞視的鬧劇還要拖多久?古天樂和楊千嬅,我小學六年級時便合演《乾柴烈火》,現在我都二十有幾了,香港電影是不是後繼無人了?

電影刻意約化現實艱難處境,即便有惡劣的環境,還是相對容影便能處理(盧強一家得到區議員幫助,還有警員立即執法簡直是unbelievable)。不過,在可愛的小朋友和感動人心的情節下,這些都是掃興話。或許,我們可以解讀這是導演曲線的設置。

 

致灰心失意的你

楊千嬅所飾的呂慧紅問飾補習社老闆的森美「你到底是在做教育,還是在搞財經?」這城市,不做能賺大錢的,再多意義也徒然。老師這工作,需要你將生命投放下去,但結果可能還是不如意,名乎其實是無賺還要倒貼的生意。這時代,老師還不只教書,繁重行政工作、冗長的會議,加上來自家長或當權者的壓力。當初的一腔熱血,很快就被時日磨蝕,自己也討厭自己。這可能不單是發生在老師身上、也可能是一個文員、一位警察、一位醫生,可能是你或我的故事。這部電影,正好送給這城市每天營營役役的人,不要忘記當初的夢,但願我們還能「保留自己」。

最後,感謝所有曾經用心教過我的老師!其實有冇心教,學生是睇得出的。

 

hangcheuk2003@yahoo.com.hk'

阿享

一個戒緊牛肉,但打邊爐仍然會忍唔住既耶青。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