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時今日,「賺錢買花戴」難聽過粗口

朋友阿詩大學畢業後留一直努力在同一崗位工作,轉眼就是五年。她擔任的算是技術職位,而且長時間超時工作,星期六日上班也沒有補薪或補假,但薪酬比公司其他部門的同工或同行都低。

在一次阿詩跟老闆吃飯其間聊起開支和收入,阿詩說父母年紀大,兄弟姐妹中她是唯一一個有大學學歷,也是唯一一個每月付家用。家庭負擔重,加上生活上各種必要開支,微簿的收入為生活帶來壓力。她的老闆狀甚驚訝的說:「不是結婚之後,老公就會養你?你的收入充其量就只是支持你的父母吧。」(雖然阿詩已到適婚年齡,但未有結婚的打算。)隨後,阿詩二話不說就答:「不是每個男人都跟你收入一樣,如果男方收入跟女方收入相約,又怎麼辦?」的而且確,她的老闆是個月入十萬以上的專業人士,大概日子久了,條件反射地預設了所有男人的收入都跟他差不多。從阿詩的口中,她的老闆是個很和善的人,沒有架子,讓同事之間的工作氣氛很正面,而當日老闆了解她的情況過後更承諾會給她加薪。

事隔數週,阿詩獲老闆確認今年的加薪,是皇親浩蕩的一個point,公司規定每年就只有極少數人可加一個point,其他同事最大都只能有半個。老闆說他在取得dept head 簽署確認的時候,dept head 問:「為何要加給她?她不就是賺錢買花戴吧。」聽到這一句,阿詩心酸得兩眼通紅。

一句「賺錢買花戴」,聽上去比粗口更難聽的評語。因為是女性,因為看上去不是貧苦階層,因為有被老公供養的可能,所以她是更覺得是「賺錢買花戴」。阿詩感到委屈的是,賺錢買花戴可能同時指她經濟上沒有壓力,於是工作態度hea,沒有上進心……

這些都讓她感到一直以來對工作的認真,就單單被一個不是事實的形象給蓋過了。為什麼一個踏實工作的員工非不得道出家中經濟環境,男友賺錢不多,對未來生活感到無助,老闆才可以安然去加薪?

阿詩是個於香港土生土長的八十後,家住公屋,大學畢業,普通不過的一個女性。不奢求當上灰姑娘嫁個有錢人,只求工作安穩,可以跟男友儲錢買樓結婚供樓生子。她的經濟壓力跟另一半一樣重,但在男性主導的管理層眼中,多少人可以看清無數個阿詩的處境?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Aaron Concannon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Aaron Concannon; 編按:唔係個個都係咁囉……

愚小姐

八十後,愛吃愛睡愛運動愛音樂愛大自然;相信做到大智若愚,才是大智慧。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