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意大利菜,我們身為廚房佬信手拈來的是…二世祖與窮秀才的飲食心得對談-(序)

(水,由古月、黃邪兩人合吹;文,由黃邪執筆而成)

古月,現役二世祖,公家獨子。有車有樓,不愁兩餐,且因家學淵源,愛好讀書,年少時掛名放洋留學,實則精研吃喝玩樂兼行過幾千里路。本可隱身象牙塔,求得終日遊手好閒,不務正業 。卻不知為何最終「揸刀搵食」,棲身廚房煙火間,每日揮汗如雨,卻又樂在其中。

黃邪,彈票二世祖。一個曾經風光過,卻是早已經門庭破落的飲食家族的死剩種。自幼碾轉於劏房、板間房與公屋之間的曱甴。因此沒有甚麼幼承庭訓,卻遺傳了祖宗能吃會道的基因。因為夢想可以活在象牙塔之中「揸筆搵食」而漂洋過海當個貧苦留學生。最終以一段「華工血淚史」換來一個應該可以執筆謀生的洋秀才鳥功名,卻依然一貧如洗。及後諷刺地繼續糾纏於廚房里的杯盤碗碟與刀板油煙之間,置身其中,詭異地不能說樂,但也說不上苦。

出身迥異的兩人,曾是十年前的同窗。及後走上不同道路,最後卻又殊途同歸於庖廚。然後日前因有網友文章中以「多油、重味、肥膩」簡單概括意大利菜,而引發兩人展開討論,當中有史地,有政治,有典故,也理所當然有一道道佳肴。
討論說不上嚴謹的學術研究,因為當時沒有書在手,無典可考,兩人俱是信手拈來。但又不至於是簡單的榕樹頭講古、白頭宮女話當年,因為涉獵內容甚廣,且力求精深。始終我們對食這回事,是認真而又心懷謙卑的,也就姑且算作是行內人的體會心得交流吧。

更重要的是言談間竟發現,出身自完全不同階層的兩人, 閒庭信步間,如數家珍,竟都很自然地把這一堆歷史地理、政治經濟、有的沒的都記下來了。這決非在炫耀甚麼我們學富五車,我們不是。因為要記下凡此種種,其實不會讓我們在香港的生活過得更好,因為不會幫助我們考過甚麼公開試,也無助於求職上位、更不會賺到錢,更甚者會因為這些而佔用了我們的時間、金錢與心機,致使我們的生活過得更艱難。但我們偏偏就是把它們記下了,而且是不約而同地一致,而且是隨口而出。

那是不是也就證明了,它們還有某種意義上的價值,某種魅力去驅使我們去記下來呢?一如古月在討論中所言﹕「不管你是公候將相、販夫走卒,不管你出身自何階層、何背景,作為人,你就是要食。飲食無小事,因此在食,和食背後相關的文化歷史面前,我們只能夠以最謙卑、最謹慎的態度去面對、去了解。」 也因此,把我們兩個作為廚子的行內經驗心得整理記錄下來,興同好們分享,似乎也是我們這些半吊子讀書人應盡的義務。

圖片來源:作者

圖片來源:作者

ming@ming82.com'

黃邪

黃書最好讀, 邪性最難馴。 Blog: http://wongchea.blogspot.com.au/ (見下)

More Posts - Website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