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世古典

(一)
很多人認為,古典音樂是有錢人的玩意。因為你必得有點閒錢,才能支付動輒幾百元的學費,和購買昂貴的樂器。

但玩音樂,真的需要那麼多錢嗎?樂器一定要夠貴,才能玩出好音樂嗎?

這涉及一個更基本的問題:為何要玩音樂?我想,關鏈在於「樂」字。拿起樂器,讓音樂燃起心中那團火,感到開心快樂,這就是音樂的目的。開心快樂才最重要,何必理會樂器的貴賤?

記得初學結他時便有過一個震撼體驗。那時我用一支幾百元的雜牌結他,聲音很爛,弦線很難按,總之彈起來就是渾身不自在。於是下結論:我彈得不好,是因為樂器質素太差。然而某日老師拿起我的結他,隨意彈起來。剎那間,破琴變身,發出響亮清脆迷人的琴音!我赫然明白:樂器是否「系出名門」不是最重要,因為一個大師彈任何破琴,也一樣可以彈出令人著迷的音樂。

最近在Youtube上看到關於巴拉圭垃圾堆填區青年管弦樂團The Recycled Orchestra的故事。這隊Orchestra,便親身演繹了樂器不在貴賤,最重要是「心」這個道理。

The Recycled Orchestra的故事,源於五年前巴拉圭社工Chavez在Cateura堆填區開設一個小型音樂中心,免費讓堆填區的小孩學音樂。因為不夠樂器,促使他想到:何不以垃圾製造recycle樂器?於是他在木匠兼拾荒者Cola的幫忙下,開始以廢物製作出小提琴等樂器。

鏡頭下,一個男孩以破油罐製成的大提琴,奏出巴哈《無伴奏大提琴組曲》,琴音哀怨。一個小女孩說,當她用recycle violin拉奏音樂時,感覺身體裡有蝴蝶在飛。在堆填區生活的孩子,因音樂而獲得新生。他們還以環保樂器一起奏莫札特的K525《小夜曲》。看著他們以破鐵罐忘情的演奏,能不感動嗎?

(二)
古典音樂真的不一定是有錢人的專利,它還可以走進社會最低層,走進人的內心,甚至,更進一步,成為人們對抗貧窮和邪惡的動力。早於上世紀七十年代,在南美委內瑞拉,便有人發現古典音樂是防止貧窮孩子行差踏錯的「良方」。這道良方的名字是El Sistema,最初由委內瑞拉經濟學家及音樂家José Antonio Abreu創立,不久便遍及全國,並改由委內瑞拉政府主理,每年投入大量資源。

El Sistema的理念,是以音樂作為改變社會的力量:本來可能會變成吸毒者或罪犯的低下層孩子,因一早得到古典音樂教育的機會,而免於行差踏錯,甚至找到自己的生命意義。現時El Sistema在委內瑞拉有102個 youth orchestras和55 個children orchestras,並於270多個音樂中心,為三十多萬個孩子提供學習樂器的機會。2007年,由El Sistema青年組成的Simon Bolivar Symphony Orchestra,在委內瑞拉年輕指揮Gustavo Dudamel帶領下,去到英國著名的BBC Proms音樂節演出,大受好評,也令世界各地的人認識到這個計劃。最令人津津樂道的自然是指揮Dudamel,因為他本人也是El Sistema「出品」,而今天他已貴為美國洛杉磯愛樂的音樂總監。

2008年,El Sistema的創立者José Antonio Abreu獲得Glenn Gould Prize及其他不少獎項。作為一個減少年青罪犯的計劃,El Sistema的成績是肯定的,但在我看來,El Sistema更精彩的地方是:它證明了古典音樂不只是「附庸風雅」,它還可以改變人生命,而且不論富人窮人。

古典不一定曲高和寡。它也可以很入世,很革命。

Recycled Orchestra的故事:

關於El Sistema
http://en.wikipedia.org/wiki/El_Sistema

http://www.telegraph.co.uk/culture/music/classicalmusic/9319931/El-Sistema-and-Gustavo-Dudamel-rescuing-children-with-music.html

(見原文

默泉

流動文字工作者,書寫題材包括:音樂、哲學、文學、政治、本土生產與綠色議題。宏願是完成一系列以哲學角度鑽探日常生活的散文。《UMagazine》及綠田園基金雜誌《稻草人》特約記者。樂於參與有意義的訪採或書寫計劃,歡迎聯絡。電郵:[email protected]

More Posts - Website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