癮品史札:酒(四)

烈酒力度強勁,高成癮性,便於保存和運輸的特性,不但有利可圖,更成為殖民擴張的皇牌。早於15世紀,葡萄牙人即己發現,非洲盛產黃金、寶石及奴隸。但當時,他們低效的火器似乎並不能在勇猛善戰的非洲土著戰士的長矛弓箭面前占到多少便宜,加上炎熱惡劣的環境與風土病,似乎軍事占領或建立殖民地並非明智之舉。相反,用高成癮性,易消耗又易補充的冧酒(Rum酒)誘使土著交換財貨和奴隸,則比槍炮更有效率,因而發展成有利可圖的生意。據估算,當時由歐洲運往非洲的劣質滲水冧酒,利潤高逹400%。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Dennis Wilkinson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Dennis Wilkinson

生產冧酒的主要原材料是糖。自哥倫布發現美洲後,葡萄牙人與西班牙人先後在美洲發展出種植園經濟。大規模種植甘蔗、咖啡、可可、煙草等癮品或其原材料,再運返歐洲銷售。發展種植園需要大量勞力,但印第安人大多不願參與勞作,狩獵奴隸的活動又會招致印第安人的持續報復。因而對來自非洲的黑奴需求非常大。如是把冧酒運往非洲,交換黑奴,把黑奴運往美洲,強迫他們在種植園內勞動,種植甘蔗制成糖,再把糖運回歐洲制成冧酒的 『黑奴-癮品貿易鐵三角』便由此形成。

圖片來源:作者

圖片來源:作者

大西洋癮品貿易鐵三角的形成,使煙、酒、咖啡、糖等癮品的大規模生產與消負變成可能。量產化的結果是癮品價格大幅下降。享用這些癮品己不再是上流貴族的專利,而變得日漸平民化。而上癮的問題也就變得越發復雜和詭異。
對於統治階層而言,癮品可以幫肋他們控制安撫人民,誘使勞工參與工作,並且帶來豐厚的利潤和稅收。

例如歐洲的「17世紀全面危機」,面對前所未有的通漲、失業、傳染病、天氣變異、作物失收、動亂、屠殺與戰爭,人們只有借助煙、酒一類癮品的麻醉方能在痛苦中苟活。

烈酒誘使基層勞工工作的作用也是明顯的,借酒買醉掏空了他們的錢包,迫使他們繼續為資本家賣命。在種植園里,以Rum酒作為發給奴隸的「工資」可以有效地安撫他們。在軍隊中,要士兵參與艱難、危險的勞作時,酒也是必不可少的賄賂品。

更重要的是癮品如烈酒的貿易是一隻會生金蛋的鷄。「1885年,英國政府的總收入有將近一半來自煙、酒、茶的稅收,歐洲殖民帝國莫不以癮品成為主要的財政後盾與建立現代化國家的國庫根本。」

--資料參考自大衛。羅賓遜先生於「藥物、酒精與帝國」課程中所提供的筆記、戴維。考特萊特《上癮五百年》及Michael Dietler, “Alcohol: Anthropological/ Archaeological Perspectives”

(見原文1原文2

ming@ming82.com'

黃邪

黃書最好讀, 邪性最難馴。 Blog: http://wongchea.blogspot.com.au/ (見下)

More Posts - Website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