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古遊戲:超級任天堂

懷舊不是病,有情的人才有舊可懷。

參考資料: http://zh.m.wikipedia.org/zh-hk/超級任天堂

近年我喜歡搜購Super Famicom (SFC,港譯「超級任天堂」「超任」)的中古遊戲,想我中學時代,耗在這台由東瀛電玩之神–Nintendo 山內溥先生推出的16Bit家用遊戲機的時間,兩三千小時真是最低消費,如果要替本人少年時代作個總結,一台任天堂已差不多完半場了。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CarnagerSDV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CarnagerSDV

這個嗜好,順便暴露了我年紀,雖然這不是什麼祕密。

當年崇日崇優,時間不是問題,問題是資金,一隻正版原裝超任遊戲,動輒三五百元,傑作如SRW4、Street Fighter II、Final Fantasy VI等等,不單遍尋難獲一正版遊戲卡帶,就算得一見也是八九百元以上天價,至於Mario Kart、Rockman X1-3、SD Gundam GX 之類內置特殊晶片的遊戲,隨時閣下有錢也買不到。

區區窮鬼學生如何有本錢擁有買不起的遊戲?既然正道不通,唯有走偏路:盜版抄碟,十多年前搬家時不捨得丟掉的幾百三吋半Floppy,它們盛載著的除了遊戲,還有年少時的回憶。

話說回頭,現在那些SFC經典作中古品,只要閣下肯花點時間在東京秋葉原/大阪電電城/名古屋大須觀音 一帶探索,SRW4(有盒)才¥100我也找得到,能夠以當年百份一價錢購入心頭好,少少自high難免。

老實說這些中古遊戲,對我來說意義大於實際,論懷舊重玩舊夢,我以iPhone/iPad/模擬器來玩更好,費用全免,既方便又快捷,但現在這個尋找old game的故事,不求實際,但求滿足曾經求之而不得的心靈補償。

哥買的不是遊戲帶,是回憶,是心跡,是懷緬那曾經有碟抄有機打便是世界的世界,現在縱使我已把夢寐以求的遊戲輕易手入,我已沒有時間更缺乏心機去把它重玩一遍,SRW4第四十九話火星之決戰那台LV99 真古蘭索,十八年前那四眼仔拿著ABXY手掣忘形兩小時的決戰回憶,只能藉手上這餅舊帶,在腦海中馳騁。

佛偈有曰「斷捨離」,吾等凡夫俗子,三昧耶都不就範,然而人生正是不斷不捨更不離,才活出一點人味。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