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間的敵意

關於她和她的困局,我只想起一本內地由論壇討論變成的一本書,說的是心理,哲學和博奕論。很血淋淋殘酷的一本書,完全信足會對人性失望,但得個「知」字也好。

其中一篇這樣說(其實有時不止是女人如此,這個故事例子是男人來):

一個男人為了證明自己的價值,眼睛可以望著遠方,看著未來。但是女人不同,如果身邊的人都比不過,她的價值就無從提現。

假如一個女人的存在對另一個女人是一種威脅,那麼在心理上非常自然,後者會想通過語言,行動來貶低前者,攻擊前者。

假如非常不幸,你的存在得罪了另一女人,你該作何做?

我先講個故事:
大概在3年前,我在老家遇到一個小學同學,多年不見,彼此差異非常大,在他的眼裡我好像混的人模狗樣,而他似乎處於水深火熱之中,過著牛馬不如的神話。由於以前關係非常好。我熱情的拉他到我家做客,準備敘舊,對於這樣的人,這樣的關係,完全可以敞開心扉說話。但在說自己的一些情況時,我注意到了他的眼神,我馬上意識到,他拿他的現狀和他認為的我的現狀進行了對比,我威脅到了他心理上的生存。於是我馬上顯得很自然地貶低自己,向他傾訴了我悲慘的遭遇,這樣一來,他的沮喪消失了。

當我們看起來比別人「優秀」時,一定要預想到這一點,這可能會讓另一個人感到沮喪,自卑。所以,有時候我們必須在別人面前通過語言或行為貶損自己,以照顧別人心理上的生存!這是對自己的一種保護。

當一個女人在容貌,家室,工作能力等方面比另一女人佔優勢,而她恰恰又是這個女人的同事,朋友,而不是上級時,尤其需要如此。

如果像我們個案中的C那樣,在一開始沒有注意,可是後來到了這種地步,對方只有通過攻擊,孤立她才能獲得心理上的生存。攻擊實際上是在心理上處於劣勢的人的一種心理防禦。在這裡我們發現,C無法在這個女人面前採取示弱的策略,因為她無論是相貌,還是背景都比那個女人更有優勢,這一點無法改變,而這個女人攻擊的恰恰就是這點,而不僅僅是她的姿態!所以,示弱無濟於事。甚至,示弱在這個女人心理還會被解讀為變相的嘲弄。所以,假如C並不想和她對抗下去,同時也想讓她對自己的攻擊停止下來,最好的辦法就是通過表演故意在她面前暴露自己的某些缺陷,獲得心理平衡。

前一篇更為實用,說起如果一個女人把另一個女人視為自己的陪襯品和附屬品,那麼,就「定義」了後者永遠不能超越她。(見下,附錄)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Robbert van der Steeg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Robbert van der Steeg

是以在日常生活總會見到所謂的「好姐妹」互插事件。我從小學開始姐姐輩看到現在,事實勝於雄辯,的確有這些例子,不論男女都有人不樂見身邊的人變好—或者可以變好,但不要變得比自己更好。太好會有威脅。人傾向否定和打擊帶來威脅的一切。記得耶穌到哪裏講道都受人尊重,只是回到成長的地方拿撒納,認識過他的人都不願相信他,因為他們會覺得看着這個人成長,知道他的背景,「有甚麼新絲蘿蔔皮?」
人性如此。
(不過咁,如果有人這樣攻擊你,應感到高興,因為你的進步去到一個帶來威脅的程度。請不要灰心,你也會有人妒忌。
只是可能已經少了一個朋友。如果朋友在心理上的那一關過不到,無謂堅持那份友誼。)
如果你身邊的女人說起其他女人的甚麼,一幫口你就死了。最好住口。同時女人不要在男人面對過份讚另一個男人。
人性如此。
這本書挺有趣,作者石勇,書名叫作《世界如此險惡,你要內心強大》,百度找到,不知道香港有無得買,只是早幾年在上海書城買的,三十五大元,有折。這個價錢有人說哲學和心理,性價比一流—只要你對簡體字還可以。
附錄:

有兩個女人C和D,就是這種陪襯關係。C和D是多年的朋友。初中時,D的學習不如C,但C從沒拿成績好的事打壓過D。

後來,工作了,因為D家裡有關係,找到一份比C輕鬆、掙錢多的工作。結婚時,D的老公比C的老公又有錢一些。

C對此沒有什麼感覺,因為她們的關係一直以D為主。比方說,她的衣服要D看了說好才買。她的打扮也要D來品評。如果兩人都看上同一件衣服,大多數都是她讓D買。對於這種以D為主的關係,在多年的朋友生涯中,C已經覺得非常自然。

也就是說,她覺得作為D的陪襯人、附屬品非常自然。

但隨著在社會上時間長了,C也變得成熟些,開始有了自己的主見。買東西再也不以D為主了。當D看到C自己選的衣服,一般都會現出一種極度瞧不上的神情。但迷信于友誼的C也沒計較,把它解釋為D性子直。

C一直當D是好朋友,有任何不開心的事都向D說。當然,D很少跟C說她的事。

現在,C經過6年的奮鬥(當C在奮鬥時,D在玩),條件比D好多了。所產生的一個結果是,她們重複了A和B的故事:D不聯繫C了。而當C打電話給D時,D也是表現冷淡,那種冷淡的態度就像貴婦敷衍平民一樣。

和A一樣,C仍然不明白,自己到底在哪兒出了問題。她不明白,唯一的問題就是自己的處境已經改變了。

作為D的陪襯品、附屬物,要維持所謂的朋友關係,就「定義」了她永遠不能超過D。

我相信,如果她能夠理解到這一點,就不會對這種「友誼」有任何珍惜了。

從這裏cope出來的:http://www.sikushu.com/html/19/19055/4170668.html,老實說本書好好看,買得過,內地臥虎藏龍,但一你要受得了簡體字,二你要從一埋不知質素的書中挑到好書。

圖片來源:作者

圖片來源:作者

12@son.com'

十二少

爾雅集第一台柱。可以fb messenger我: [email protected]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