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唱出心裡話時眼淚會流:陳奕迅《K歌之王》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ewltang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ewltang

其實並不擅長傷感,亦不擅長流淚。

幾次看到書上寫:「心塞住了」不懂。如何叫「心塞」?後來才慢慢明白,有時很想哭,應該哭,哭不出來,就是塞。

一旦明白,塞住的時間就多。好一陣子,很想很想大哭一場,哭不出來就是哭不出來。卻可以在夜裡默默流淚,或跑到廁所去洗掉哽咽的情緒。

更多時候,我稱那叫「心裡淌血」,表面沒有情緒,內裡「幾乎働倒」。就像《紅樓夢》裡說的一模一樣,悲傷到了某種程度,幾乎働倒,喊不出來,哭不出來,心裡猶如刀捅,插進,拔出。鮮血汩汩地流,溫熱流滿身,傷口微微的抽痛著。反而痛感一開始不怎麼明顯,就是溫熱的鮮血一直流淌著。四周真是靜,靜到你可以聽到血沿著你的褲管滴到水泥地上的聲音。

你無聲。真正覺得悲哀的時候,不知道該講什麼。木木的,你只能聽著心裡那傷口滴血,彷彿聽廟裡木魚敲響一記又一記。人生所謂「渡」,不過如此。無法跳躍、重練,遇到就是渡,以當下渡你自己。很靜,很清醒,你跟自己在一起,不容易。

我唱得不夠動人你別皺眉
我願意和你約定至死
我只想嬉戲唱遊到下世紀
請你別嫌我將這煽情奉獻給你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ewltang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ewltang

《K歌之王》的編曲,眾所皆知,「絕得不能絕 絕到溶掉我」,其實說的是我的感受。

細講歌詞,非我道中人,不容易懂。我說的「我道」,指的是癡情司濫情者之流。

 

自己講自己濫情,多少帶有戲謔成分,其實跟自稱「K歌之王」一樣。濫情者有情無處付,K歌者有歌無處訴。

 

你是從什麼時候發覺自己「唱得不夠動人」?

哄人不容易,討好人不容易,你都不知道既然這麼不容易,怎麼你一見他,自然而然,做得比誰都殷勤。

 

他都懷疑過你,為什麼要討好?可有目的?因為你真的做得絕,剛剛認識就熱情得不得了,平常根本約不到的人,他一通電話,你起身出門;不愛搬重物,尤其假日出來做勞力活,聞說他要搬家,你連夜查找便宜的搬家車,一邊詢問打包要不要你幫忙?…你自己都覺得怪,一腔熱血見到他就重新啟動,源源不絕。像隻忠狗,遠遠聽到主人翻找鑰匙的聲音,已經跳起來,前腳不停撲打著大門,邊涎著臉叫幾聲。

你其實都知道,一個人這麼好,還不求回報,在這個時代,不被懷疑,實在很難。什麼殷勤、討好、利用…這些詞,對你那從成長階段即有意識的刻意「涉世未深」的性格,根本不起作用。

一個人要真心想幫一個人,可以去到幾盡?你的答案沒有限度,你有時覺得你根本沒有什麼想法,想做就做了,是跟著靈魂裡的一種直覺,靈魂裡的力量在實踐。你盡量不讓那與直覺同時降臨的怕麻煩與懶惰的念頭將你擊敗,一個呼吸,一個起立或轉身的動作,你就前去。

想唱歌就唱,你彈著吉他,叮叮咚咚,拼湊一首情歌,搭著你一把素人歌聲,自己覺得感人,就用通訊軟體寄出去;出去玩,看到風景明媚,自拍笑得燦爛,要不就表情誇張,刻意搞笑,立刻發在群組,逗逗人開心。人家開心,你就開心。自己的憂愁顧慮可以暫時屏蔽,要有人在當下心情好,你勢必也會心情好。你一直覺得有義務要讓人家開開心心。

 

你喜歡承諾,相信約定。那是很隆重也很簡單的事情,你覺得。約定若想太多,約不下手,怕自己做不到,怕對方不願意,那就太沉重,降低約定的美麗和實踐成功率。約定美在輕巧實際,方便放在心裡。

或許就是你想的太輕,立意良好,可是你的浪漫可能讓你轉過身就難以辨認起大大小小的約定在你心上分別的重量。沒有感覺,那約定等於失去魔法,不再有牽引人心裡力量的魔力。

可是有時候,你真的只想真真切切,看著那人眼睛,許下約定,無所畏懼,句句誠懇。那勢態彷若牽著他的手就要往幸福約定奔去,拔腿狂奔,還不忘轉頭給身邊人一個穩重的微笑,像在說著:「就要到了。」

「這時代沒人跟你玩這種浪漫梗!」你嚇一跳,火眼金睛立刻被一桶冷水潑成冷心冷面。

你明白,有時興致一來寫些不成樣的浪漫宣言、對天發誓寄給朋友,收件者多是理解,要不就笑著說你實在誇張。對於這種「言語浮誇症候群」,你往往在電腦這頭有些失望,來者不解你意,頂多苦笑輸入,是因為文字不好表情的緣故。好像你是恨不得把自己的心剖出,夾帶上傳一樣。人們對你的不合時宜,還有你被壓縮成二元的心臟,無動於衷。

 

還能憑甚麼 擁抱若未能令你興奮
便宜地唱出 寫在情歌的性感
還能憑甚麼 要是愛不可感動人
俗套的歌詞 煽動你惻忍

 

誰人又相信一世一生這膚淺對白
來吧送給你叫幾百萬人流淚過的歌
如從未聽過誓言如幸福摩天輪
才令我因你要呼天叫地愛愛愛愛那麼多*

 

將我漫天心血一一拋到銀河
誰是垃圾 誰不捨我難過 分一丁目贈我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ewltang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ewltang

這種世代,K歌之王和外向的孤獨患者是一樣的。

你像在骨董市場裡,懷揣著稀世珍寶,好不容易遇到行家,興奮邀約著往牆角處獻寶,對方大笑,直斥你這是假貨,幹嘛這樣偷偷摸摸,裝神弄鬼。你茫然、悵然,對天發誓都出來,對方一笑置之,轉身投入下一場尋寶。

你不懂怎麼拿出真寶要獻,還被打槍。當然不是硬要別人欣賞你的稀世珍寶,但至少該懂它們得來不易,是真真實實的寶貝。你耐著性子,再等,等到了,再獻。可惜這世間定律彷彿是你越真誠,說得越真心,因為太激動而結結巴巴,別人一眼就認定你是因說謊而結巴。你不明白,卻也住了嘴。似乎更加默認了你的理虧。

 

世界不允許沉默,亦不允許過分煽情。

 

你的真心,連親近人都覺得是煽情。有時想想也真沒意思。你也試過冷冷靜靜、清清楚楚,沒多久又忍不住。無法不跟著你那內裡狂放熱情的靈魂走,你連假裝冷漠的表情都那麼刻意而失真。

你是K歌之王,你認了。

他們既然這樣覺得,你就認了。呼天叫地,愛得過火,對你來講,吹灰不費,理所當然。

 

我唱出心裡話時眼淚會流
要是怕難過抱住我手
我只得千語萬言放在你心
比渴望地老天荒更簡單未算罕有

 

給你用力作二十首不捨不棄
還附送你愛得過火
給你賣力唱二十首真心真意
麥克風都因我動容 無人及我
你怎麼竟然說
K歌之王 是我

 

 

很多時候,實在不知道如何用話語、用行動來表示心中一份專屬的情真。話語顯得陳腔濫調,擁抱不夠深刻,但其實想表達的,說得再高尚、再虛無飄渺,不過也是直指陳腔濫調裡千篇一律的標語。

你若嫌標語冷冰無感,不彷放入心裡融化再嚐,沒有刻骨銘心,只求換我心為你心。

賣力開唱,埋頭作曲,專研歌詞,不過希望得你一句「懂得。」

我只想跟你未來浸在愛河
而你那呵欠絕得不能絕 絕到溶掉我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ikrichter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ikrichter

最怕像我這種公認醉生夢死之人,有天認真起來,你卻突然比平常還要清醒一百倍的同我說:「這樣濫情,何苦?」

那就當場打回原形,當我沒來過,沒去過。

 

安愽

生在90年代,活在80年代。正嘗試以文藝永久保鮮記憶細節。長期致力於念舊,以不想長大為最高指導原則。

More Posts - Website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