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成為密友 大概總帶著愛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lel4nd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lel4nd

不知道大家有否一個經驗,就是當你身邊的好朋友告訴你她拍拖了,然後你內心首先泛起的竟然不是恭賀之情,而是一種失落。我曾經有過這經驗。

她和我一樣,都酷愛文字。記得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是在一個禮堂,個子矮矮,黑頭髮不長不短剛剛及肩,深灰色短袖t-shirt配襯白色貼身長褲,老實說,她其實不漂亮,但很吸引。

和她一起的時候,心裡很踏實,可以暢所欲言,明明相識不久,卻又像重逢一樣。或者,世間上所有的相遇,都不過是重逢,只是隔得太久,我們都忘記了對方。同樣迷戀文字的我們,對文字的執著和要求,在別人眼內是一種病態,可是對我們來說就是一種默契,也許,我和她都是那種追求文字令人失去理智的人。

縱使和她有共同的興趣,我們又同時是天南地北的兩種人。我曾經想以一句對聯來繡在我的袋上,那個晚上,就和她聊到通宵達旦,最後,終於有一句我們都滿意的話繡在我的單肩袋上,直到現在我依然記得那句話是甚麼。和她一起,告訴她我很累,她會替我按一下;她口渴,我遞上我的水給她喝;我眼瞓,可以挨在她肩上。

我們逛街、吃飯、看電影,時而會搭著肩膀說話,和情侶沒差別,但我們都明白大家不會是情侶,我們都只是各自感到對方有點特別的人,像密友一樣;我們可以數個月沒有聯絡,然後見面又像以往一樣,可能我們都只是想有一個永遠明白自己的人在身邊。

然後,沒見數個月,得知她拍拖了,起初我也不想相信,直到她真的向我說了後才去接受,感覺就像靈魂被抽去了一部分一樣,我知道我不可能再像以往一樣擁有她,同時我又知道這種失落不是源自於愛情,只是像被人搶去了重要的東西一樣,能成為密友,大概總帶著愛,原來直到現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和她都還不能承認彼此間曾經帶著愛。

祝 你生活愉快。

_____________________

能成為密友 大概總帶著愛
但做對好兄弟 又如此相愛 旁人會說不該
忘形時搭膊頭 自有一面退開
暗裏很享受 卻怕講出來
兩眼即使 移開轉開
心裏面也知 這是愛

《勞斯.萊斯》-何韻詩

my@fruit.com'

余果

深信「如是因,如是果」,而且如果又是世上最浪漫的事,筆者姓余,故稱余果。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