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大雄

圖片來源http://www.shutterstock.com/pic-232022410/stock-photo-bangkok-november-doraemon-anime-figure-playing-outdoor-on-november-at-the.html?src=&ws=1

圖片來源http://www.shutterstock.com/pic-232022410/stock-photo-bangkok-november-doraemon-anime-figure-playing-outdoor-on-november-at-the.html?src=&ws=1


「叮噹」漫畫裡的大雄的形象深入民心(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大雄是誰),他的學業成績奇差,運動神經也欠佳,打從出場開始已架上一副既笨又重的眼鏡,生活常識時事通識一一欠奉,在學校裡在運動場上他都是一名弱者,假如他活在今日的香港,他的遭遇又會如何?

他琴棋書畫樣樣失儀,課外活動那一項在許多所謂名校打分表上已是零分;他的家底比平庸更平庸,家庭成員也沒有宗教背景,零分;家住葵涌,不在什麼名校網之列,地理因素,零分;獨子,兄弟姊妹世襲一欄,零分;從小到大成績不濟,勉強升班已是幸運,遑論公開比賽拿過什麼優秀卓越獎,個人成就,零分;英文好像還未唸熟廿六個字母,數學加減乘除都未分清楚,零分零分零分…… 結果他和父母根本不用頻撲,只需為兒子祈禱,各安天命便可。

最後他會在偉大的電腦隨機抽籤中,分派到某所和他一般平庸的普通小學,繼續半生不活地每天被四個測驗和八份功課折磨,在校園裡依然被愈來愈具心計的技安們欺凌,隨時在Youtube裡看到他的那些齷齪同學拍下他們五人合力欺侮他的「炫耀」影片,事後這件事並成為了方向或生果日報的大字頭條。

大雄之哀,不在其天資或性格,而是吃人的制度所使然。家長教師奉若金句「勤有功戲無益」,為什麼「玩」一定是無益,蘋果教主Steve Jobs就是玩出當年的這個「未來」,認真地玩樂的人,會更認真地把自己心目中想玩而未有得玩的/未玩過的事情實踐,俗稱「完成夢想」,那是玩的真締,也是一成不變的書本和那些早已忘了發夢的父母師長記不起也害怕再憶起的事。

無他,因為發夢圓夢比營役過活更需要付出無限倍的努力,那些人或許從前略為試過一陣子,便因為所謂的「成本效益」「不划算」「冇(即時)著數」而放棄了,大家都知道完成夢想會有多快樂,可是就是因為自己是個逃兵,明白自己做不了夢,只配當懦夫,所以便愈加反對打壓別人反叛尋夢,對他們而言,千人一臉當然比特立獨行有安全感得多了,對否?

試想想,假如今天有一位天真無邪的小孩告訴爸媽,他的志願是當一位全職漫畫家或者足球員,那兩老還不馬上默契地幫這小子洗半世的腦,「灌輸」他「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這笨道理?

這媽媽當然看過叮噹,知道誰是藤子•F•不二雄;父親當然也有看英超聯,知道誰是賴恩•朗尼,可是他們就是不敢也不願意去相信,世上除了讀書以外,還有更多有前途有意義…… 最低限度,絕對足夠滿足生計的事兒。


幸好藤子•F•不二雄先生和野比大雄都是日本人,否則世上便不會有這麼有趣的漫畫了,thanks god。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