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嬌女人最好命》撒嬌的彭浩翔最好命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

 

《撒嬌女人最好命》是否好看,很大程度視乎你認為彭浩翔的港式幽默能否完美落戶普通話語景中。在中港矛盾越發尖銳的現在,香港觀眾極為厭惡所謂華語片或合拍片,尤以香港導演執導更甚(睇睇吳宇森導演既《太平輪》係香港票房就明)。於我而言,我認為電影的效果不俗,四平八穩的。但同時,電影也四平八穩得令人記不起是彭浩翔的電影。可是,需要考量這是彭浩翔執導的第一部全普通話電影,而且由華誼兄弟的股東領銜主演,更叫人不能忽視的是導演上一部作品《香港仔》在大陸的慘淡票房,與及他與杜汶澤的友好關係。種種因素影響下,大陸破兩億的票房成績似乎已經是十分見得人。

男孩的延續

坊間一般認為彭浩翔這次北上,是離開香港,離開本土,轉而擁抱大中華幾十個億的市場,更背上從此「舔共」的罪名。唯從《春嬌與志明》中看到,彭導演一直對大陸市場有很大企圖心。無可否認,《撒嬌女人最好命》的確不夠彭浩翔,最基本的粗口當然完全消失,但電影中其實開了不少黃腔「擦邊球」(nice pussy係我認為全片最精彩既一記「擦邊球」)。而且,由黃曉明飾演的恭志和,不論打扮、穿著、神情,語氣等等,都與「張志明」不謀而合(跑去搵周迅一場見到身穿new balance就忍唔住笑左,雖知NB是志明重要符號)。

男性中心,或者男孩中心,歧視女人(電影有一堆以「溝仔」為生的女人,戲中她們不做其他事,人生就為了男人)一直是彭浩翔電影中最被非議的。而這一次的恭志和也不例外,他無法理解張慧派他出差為了讓他建立事業,還居然泡了個台妹;無法理解張慧問他為什麼沒有談戀愛,其實想要和他一起。聽「冰壺」比賽當睇咸片、裝低能兒騙夜市老閣,永遠是個長不大的小孩,就刺激了張慧這樣的女漢子母愛大爆發,多年守護在旁,還忍不住說「你不覺得他這樣很可愛嗎?」這點,還是與彭浩翔過去作品一脈相承。

綠茶婊vs女漢子還是大陸vs台灣?

香港影評人朗天曾在著作中指出彭浩翔的作品「針對的不是大市場,是對著分眾拍的。」簡而言之,他的電影是主題出發,技巧其次,「所謂立場至上,只要站對隊便讚;站錯隊便罵。」毫無疑問,彭浩翔是當代最跟得上,亦捉得住時代的香港導演,《維多利亞一號》拋出高樓價所致的暴行、《志明與春嬌》就是煙民哀歌,《低俗喜劇》就更是看準中港矛盾而放大文化差異。所以,彭浩翔從來就沒有所謂只拍香港電影的包袱,他只會拍多人看的電影,僅只如此,不要自作多情就是。

《撒嬌女人最好命》好像是瞄準女人之間戰爭。然而,「綠茶婊」角色蓓蓓選擇由台灣女演員隋棠飾演,就很難不令人聯想提升至地區之間戰爭。細心分析,這是非必要的選角,彭浩翔大可隨便在大陸甚麼戲劇學院選個青春少艾,但他沒有。而這個世代,大陸與台灣的矛盾,已是Youtube隨便選首台灣歌手的歌,留言必然是罵戰不斷的地步。上海代表張慧雖不溫柔,但總算賢淑,起碼不像台灣代表蓓蓓般「雙面人」,扮嗲騙男人。那是不是又要說彭浩翔「舔共」,讚大陸踩台灣。非也!彭浩翔身為典型香港醒目仔,又怎麼只討好一方。飾演蓓蓓的隋棠從不是嬌嗲型演員,要知道,她是有名的「犀利人妻」,劇中都是個被搶走老公的苦主。再者,鏡頭下的台灣風光明媚(三人出發環島遊的風景)、夜市充滿美食活力(恭志和讚不絕口的烏梅與蕃茄)、極具藝術文化氣息(張慧想看很久的朱銘),而且擁有世界前十的航空公司(戲中多次出現長榮航機的空鏡)。正如上段提到,立場至上,你看到什麼,你相信什麼,站對隊便讚;站錯隊便罵。

撒嬌最重要是甚麼?夠嗲?夠姣?都不是,是口不對心。明明很喜歡都要說「討厭~~~」、明明很廢都要說「你很棒~~~」、明明知道的還是要說「人家不知道喇~~~」,加上幾下做手,事半功倍。彭浩翔一直深諳撒嬌之道,只是他撒嬌的對象不是一個男人,是整個大中華市場。撒嬌的彭浩翔最好命?破兩億的票房就解答了一切。

 

備註:節錄於朗天著作《香港有我-主體性與香港電影》中《香港的低俗與主體》一文。

hangcheuk2003@yahoo.com.hk'

阿享

一個戒緊牛肉,但打邊爐仍然會忍唔住既耶青。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