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什麼可以給你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Michael Gil

聽講每一位作家在情人節都要寫一篇應節叫春文,否則會落地獄,老老實實,春,我是不懂叫的,說說故事講古佬,尚可。

其實愛對了人,情人節每天都過。

蜜運中的朋友別搜尋這兩句歌詞,會掃你興的,情人節不是節,是審判日,是奴才給主子策劃的週年大會,是久延殘喘的關係的一絲脈搏,是如膠似漆的有情人錦上添花日,也是許多 Forever Friends 小熊和九十九枝玫瑰的死刑場,情人抑或懲人節,當真如人寒天飲水,冷暖自知。

尋覓你,留住你,全憑直覺。

直覺很有用,諱莫如深愛的咒語,一句情話,三分留白,七分曖昧,徘徊在似苦又甜之間,望不穿,猜不透,就是高手過招,你猜我猜你,愛情像霧又像花,什麼都在掌握之中的愛情,你會嫌悶;似堆煙花和棉花的愛情,你又怕了冇腳的雀仔,得不到多麼好,當得到不知怎算好,遠在咫尺,近在天邊,聽起來荒謬,當局者卻是迷戀得可以。

幾多想送你,最後送不起,或者只交得出勇氣。

愛需要及時,一聲「及時」,就如股海中有人問沈大師幾時有岸,何謂及時,上帝也不知,你以為及時,她卻早已散席,同一時空,也有時差,你的秒速五厘米,原來已是她的宇宙,人來人往,朋友會走,時間會流,口講及時的人永不及時,心動不如手動,何謂愛?付諸行動的愛,勉強合格吧。

還有什麼可以給妳?幾多對持續愛到幾多歲,當生命仍能為妳豁出去。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