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好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Jenny Poole

到底兩個人之間,需要甚麼羈絆?花了幾年接受自己只是一個平凡人,而非所謂的成功故事,然後呢?花了廿年認清前路的無力、花了三年看懂未來的灰暗,然後呢?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回想起來,外國總是藍天白雲,而香港總是陰陰沉沉。香港不是沒有綠草、沒有陽光,卻是不能讓人聯想到。生活空間不斷被壓縮、自由步步退卻,而外面的世界充斥着紛擾。甚至當地球——全人類的命運都似無可挽回地步向滅亡,我們這一代一無所有的年輕人,唯一能堅守的陣地,大概就只有反求諸己的最後私人空間。

都不要讓世界改變自己,我們如此說。我們僅有最後的倔強。然後,都不敢奢求有人明白。

然後,從一端到另一端,緣份連上了線,自己的空間變成了兩個人的空間。莫名同步的默契,想着同樣的字詞跟選擇,成為一種不能言喻的魔力。本來素不相識的兩個人,截然不同的背景,卻分享着驚人地相似的價值觀跟思維。

兩個人越走越近,可以因了解而分開;而幸運的兩個人,越了解卻越發現太多事情太剛好。我的下巴抵住你的肩膀,柔若無骨,像兩塊拼圖小片,無縫地合在一起。令人訝異的匹配。像我們天生就該躺在床上抱在一起。

然後,在剩下來短短的日子裏,在租借來的空間、夾縫中偷來的時間,承着看不見的未來、透不過氣的禁閉,我們的嘴像掙扎要吸氣的金魚一樣張開交纏。不需要完全共通的語言,亦毋須多話,在我前面的迷惘、在你前面的不安,我們心照,而此刻都拋諸腦後。

我不敢踰矩,而妳主動出擊。我們嘗試忘記不想記得的期限,但它卻在背後默默牽引我們的舌頭。彷彿,也其實是,我們只有今日。從手牽手到腿扣腿,一切如此自然、溫馨而舒適。在冷氣房裏,沒有外間的悶熱;而我眼中,只有你緊閉着的眼。你的臉頰白裏透着緋紅,十分平靜,但小嘴卻未停過。我不敢放手,因為一放手你可能就會消失。

在這一刻,你比任何未來任何前途都更實在。

我不是男神你也不是女神,而我們都各自背負着虛幻的未來。未來有太多的不確定,我們卻找到剛剛好的性格、剛剛好的肩膀、剛剛好的嘴型。我們並肩站着,你的頭剛好可以靠在我的胸膛。

退守到最後的私人空間,我們也許不需要過於虛妄的希望,但至少,有這一個剛好的人在生命中,我們就有這個世界的出口。

RaminorNitsua@gmail.com'

雷米諾

曾遊歷四方,現在卻不知在何方。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