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帶走的每個「like」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Wayne Lo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Wayne Lo

小時候,每每聽到輕生的新聞,家人都會忍不住評論:「咁後生,為咩要死呢?一啲都唔識珍惜生命。我地細個果陣呀……」當時年紀小,除了玩樂和讀書之外,也想不懂為甚麼他們會自殺、為甚麼他們不怕痛、為甚麼他們不怕死呢?

漸漸長大,也漸漸愈聽愈多自殺的報導。有些是中小學生,有些大學生,也有些年紀更大。很多時候新聞傳媒的報導都是歸類為「因某些事」而尋死,例如失戀、財困、失業……但一個人的死難道可以輕易歸類為「某些挫折」嗎?其他背後可能的因素卻一一被忽視:積累壓抑已久、大大小小諸般失意、沒有家人朋友的支持、心理病、從小建立的某些性格特點……

於是聽到的人只說:「失戀/失業而已,值得嗎?」無視了這個人的背後,也許他沒有朋友的安慰、家庭背景特別、在此之前已經面臨多個不同挫敗……

近年來,我開始改變對自殺的看法,已經沒有小時候那樣負面地覺得「係自私、無勇氣嘅行為」。能夠讓一個人不怕痛、不怕死,那麼他所承受的東西應該很重很辛苦。而沒有站在他的立場的人、沒有經歷過他的生命的人,並不知道他活在怎樣的痛苦之中。

以前我覺得死亡是非常遙遠的,因為我尚年輕。但是踏入大學,無論是同學還是自己都發現要面臨愈來愈多的離開。一個一個人走出生命,離開這個人間地獄,成為過客。

如果人平時面對自由民主的消逝能夠日漸麻木,是否面對一個個的離別都能慢慢心如止水?身為一個極為多愁善感的人,我覺得這樣很難。

某一天,我聽到消息,得知一個與我並無直接認識的朋友選擇離開人世了。聽到別人離開的消息,首先是震驚,然後我真的不相信也很難以置信,接著是沉痛。最後是隨著時間過去慢慢接受。還是要繼續生活、繼續笑下去的。

他其實與我交集並不多,但或許思想上甚是接近。在現實生活上我並沒有向認識的人提及「一斤火柴」這個專頁,但是有一天發現他like了這個專頁。在許許多多個專頁中,他能湊巧看到我的文章從而follow,對我來說是很有緣的事。廖廖數十個like之中,他竟然是其中之一。

聽到他的逝去的消息時,心裡一陣唏噓。不由得登上這個半荒廢的專頁,看看他是因為我哪一篇文章而like 了「一斤火柴」,故想,為何未曾與他多作思維交流,又為何未曾以「一斤火柴」與他交流。

後來,他的facebook 轉變為「悼念/Remembering」。那時我才知道,原來在變成「悼念」之後,他的like會自動消失。因為專頁上的like數減少一個,名單上也找不到他,於是他就消失在我的專頁上了。

我心裡面有點感傷,因為這個page 好像是我們唯一的交集了。他在世上的足跡就這樣抹去嗎?就這樣漸漸忘掉這個人嗎?連他存在的記錄都沒有了嗎?那我用甚麼來懷念這個人呢?

因此,我還沒有試過這樣在乎一個unlike。

現在我已經感到這一切好像是很久遠以前的事了。不會再有誇張的淚意,也不再那麼悲痛,但是會有腦子空空的感覺。會平和地想起逝者,心裡一直保留著那點謎團。為甚麼呢?到底是為甚麼呢?他在想甚麼呢?他是否背負了甚麼呢?

而後我又想想他在「一斤火柴」上留下的足跡。於是我想,其實我好像站在門外透過keyhole 看到他一點點意思了。

(以前念書我不明白,為甚麼情緒不可以一直延續。例如拍拖一直保持甜蜜期,例如中六合彩可以一直感到快樂……那麼不是可以一直開心嗎?為甚麼要把人造成這樣「habituate/習慣」了一樣呢。現在我卻忽然明白,如果這樣的話,那麼他的離去會帶來永遠的痛,不能自拔,然後無法體會快樂,並一直活在過去、悲傷之中。但即便如此,我卻還是會因這樣而有一種好像在漸漸忘記這個人的內疚感……)

小時候無憂,只是不懂,為甚麼要放棄昨天死去的人渴望的明天。後來卻覺得既然會選擇離開,應該是因為有很大的痛苦而寧願放棄明天。當我和身邊的同系/朋友交談,才發現大家原來都有想過輕生(只是平靜地沉思而已),再了解到有朋友曾試圖輕生……

Viktor Frankl有句名言:“An abnormal reaction to an abnormal situation is normal behavior.” 在這個社會,一個灰得沒有未來的地方,也許像你這樣做才正常?

*祝願你能夠在屬於你的遙遠的星球做快樂的小王子。
*至於為你的離開而哀傷的人,我相信他們會帶著和你美好的回憶而快樂地生活的。
*不知道為何,這首歌雖不是完全符合,但有些話卻讓我有感觸。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