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音歌后Florence Foster Jenkins

florence-featured

先旨聲明,我向來不喜歡看梅姨。不止「唔係fans」的程度,係達到「不喜歡」的程度,總之就是不合口味,是以本文實在先天有極大偏見,講清講楚,讀者也好自行斟酌。(此等頭盔聲明經常出沒,遲早要想個方法統一處理,每次寫一句實也太煩。這句是寫來提自己的。)

本片取材自真人真事(Florence Foster Jenkins),戲中的荒謬事大多(應該)有所本,卻不是傳記電影那種風格,乃偏向戲劇化的處理:將伴奏琴手描繪成丑角,「怪事」又多由其觀點逐步揭開。設定上,就是一個局外人走進Jenkins身處的虛幻世界;問題是,拍出來的風格完全錯置,簡直一塌糊塗。(其實,看海報已經明白出事之處;又,上一句已揭了底牌。)

Jenkins五音不全,品味庸俗,但家財萬貫,名流、音樂圈中人樂於作其傍友,遂能活在謊言堆砌成的虛幻世界中。到此處,讀者腦中或許已浮現出一幅幅荒謬可笑的畫面,而我則可以保證,你想像的畫面八成不會在戲中出現。這正是本片最失敗之處,Jenkins的世界太正常了,甚至其身邊人都太正常;或許不是街上的一般人,但離怪誕甚遠。(最最奇怪的一幕,只是在浴缸放滿薯仔沙律… 一來不甚震撼,二來此類畫面在片中僅得一處,沒有跟進配合,拍不出氣氛,反為格格不入。)

究竟出於何等原因不好說,但作者似乎拿不定主意要如何講Jenkins這個人。既不願將其拍成被取笑揶揄的對象(琴手反遭醜化為丑角。),但又看不清、看不穿這個人,又或者講不出這個人有何獨特、深刻、值得講之處。結果,大部份時候就只是見其幼稚、單純、不知世事,梅姨的演出更坐實了這觀感,似乎Jenkins小時在白宮演奏後就沒長大過,小女孩的心靈困在衰老的軀體;但有時又現出純粹中老年樣,甚至流露出一股怨婦味,兩種印象不能調和,不湯不水。

maxresdefault-3

Hugh Grant的角色同樣受困於這不湯不水的處理:一時又似是從Jenkins身上撈油水,與情婦倒是生活美滿;一時(忽然)又情深款款,處處保護Jenkins… 片中前大半段用盡每個小節刻劃其撈油水、佔便宜的一面,後段忽然深情,實在虛浮得很,令人難以接受。人當然會有不同面貌,但戲中拍得淺薄,沒有各種面貌交纏的感覺,就流於空洞。

空洞的角色,又不止兩三個主角,配角也處理不佳。其中一小段,煞有介事的安排一個二撇雞輕浮男出場,似是Hugh Grant及情婦之友人,講要安排他「欣賞」梅姨之演出,花了好些時間和鏡頭,但最終就只是見他在席上忍笑… 其後,完全無下文。浪費時間引入這角色,到底有個屁用?隨便一個沒名沒姓沒背景的觀眾,都能擔當此任…

上述講法有點空泛,但讀者或可看另一部戲作比較--《金曲金后(Marguerite)》,今年四月在香港有上映過的。該片亦是受Jenkins的事跡啟發,但避過了真人真事的麻煩,只取其重點,改編成虛構故事。(話說回來,可能正是珠玉在前,我對梅姨這部走汽汽水更無好感。)

《金后》人物、畫面、情節,均極盡荒誕,幽默諷刺,尤其一眾配角色彩分明,風格上已經遠勝本片,但更重要是能在人物中抽出一條線索,觀眾方能與Marguerite這個人有共鳴。(不理解,何能共鳴?)這線索,倒不似是Jenkins本身所有,或許這也是虛構勝於現實之處,有時真人難以理出頭緒;但觀眾當然只是看戲,一個理路分明深刻的角色,效果遠勝面目模糊淺薄者,就是如此簡單。

==

簡單評分:

C(☆☆☆)

(作者網誌:https://imanape.org/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