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音樂雜筆

聖馬太受難曲 Bach – St. Matthew Passion BWV 244 (Karl Richter, 1971)

beautiful,powerful,wonderful,是謂三ful。
六月三十日,三代手足九龍城早茶,Dr JW的沙煲老友阿倫亦在座,阿倫一向低調,近乎沉默寡言,不過未至冷酷,微微的笑意隱隱可見。

一座上客忽然提到,詩人湘曾於烏牧師「耶穌愛中國」音樂會客串,雖非職業歌唱家,但少年英氣始終如一,若有心人安排詩人氣質的他巡迴大小教會領詩,必能帶動崇拜氣氛,不至「唸口簧」式吟哦誦唱。﹝此時此地所謂「行禮如儀」﹞飾演過偉大卡羅素的荷里活男高音馬里奧蘭莎,藝術上不是至高者,但passionm,粵語所謂七情上臉,卻毫無疑問,詩人湘也有此能耐。

阿倫聞言即道:每次聽到「音樂至上」就擔心,宗教的至高無上是耶和華,音樂是歌頌祂的媒介。伯恩斯坦#創作的「受難曲」是為音樂會表演而寫的,跟巴赫﹝巴哈﹞「聖馬太受難曲」等的宗教敘事、敬拜讚美不同,前者屬於世俗,後者屬於靈光。
#Leonard Bernstein,美國全能型音樂家,指揮、創作、教育、著述、古典與現代,無不精通,「夢斷城西」Westside story甚至拍成電影,第一交響曲「耶利米」正是音樂會曲目,雖然根據聖經而作。

西方古典和浪漫時期的作曲家,完全不寫宗教音樂的,似乎非常稀少;二十世紀作曲家,仍有宗教感很強的,例如梅湘Olivier Messiaen,香港已故全面音樂家林聲翕教授及好幾位在世作曲家,信仰都很堅實。

阿倫繼續說:女聲合唱beautiful,男聲合唱power,混聲合唱wonderful;陰柔優美,陽剛澎湃,融通化育,一方面各具特色,一方面臻達圓滿。此說巧而妙,不知是阿倫創見,抑或他人高見。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香港合唱前輩大師趙梅伯先生,所指揮的「少女合唱團」,成員為港九名校學生,聲音之美,堪稱「天籟」,完全「天使」一般。至於男聲合唱,斯拉夫民族之粗獷厚重,聽過俄羅斯人的合唱團必有同感,明玉有一張保加利亞黑膠大唱片,確實不同凡響,令人聯想「伏爾加船伕曲」或中國歌曲「拉牽行」。﹝長江三峽船隻曾靠赤條條的牽伕拉扯繩索移送上游﹞

阿倫,專攻大提琴,指揮過布拉姆斯四套交響樂,信仰使他改讀神學,是一位成為牧師的音樂家,正籌辦明年秋季面世的「利未學院」﹝據說故意隱去音樂一詞﹞。

「利未記」來自聖經,「利未」意指「聯繫」,宗教上當然是「人與神的聯繫」,至於「世俗的聯繫」,自工業時代起,「疏離」早已成為常態;而互聯網時代,人人電腦手機隨身走,是「聯繫」緊密了,還是更「疏離」了呢。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