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戲曲靠咪食糊# 真聲演唱恐已絕響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David Yu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David Yu

#靠咪食糊 粵語咪即擴音器 打麻將糊了即食糊

香港潮商互助社主辦、潮屬社團總會贊助的「二○一六年西醫診所經費暨急賑基金籌款潮劇晚會」,筆者幾十年欣賞東西方音樂的困惑,浮出題目這兩句來總結,真有點「風蕭蕭兮」之感,極為不願「藝術真面目」「一去不復還」。

潮劇晚會由「潮州市潮劇團」演出,三日五齣,入場券全部贈送,明玉親往演出場地中環大會堂音樂廳取得五月十六、十八兩晚的樓座票。首晚有重要活動﹝票券未註明﹞ ───潮商理事就職,並附精裝厚冊乙本,至此方知何事;不過,無妨,以潮州商人之力贊助傳統戲曲藝術,十足好事一樁。

童年時代,黃昏時分,常聽到鄰里潮州音樂,感覺頗佳,一直以為潮人好樂;潮劇不特比粵劇古老,更屬於所謂「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無論如何是藝術,而且是「國寶」類。

豈料,鑼鼓一響,藝人開腔,異常刺耳,完全失真,喇叭似乎有問題。細看字幕,仙凡戀「寶蓮燈」情節一一展開:高山寺廟雲霧繚繞,聖母娘娘與眾仙女舞姿翩翩,無意間,見有人於山徑採藥;原來,劉生為仁心仁術郎中,鄉里敬重。眾仙舞罷,一一歸位,劉生入寺,熟視娘娘塑像,栩栩如生,旋即倦睡,娘娘思凡,紅絲絹覆劉,免其受寒,醒後,二人卿卿我我,洞房花燭,羨煞仙凡。翌年誕下麟兒,無奈二郎神作梗,壓娘娘華山之下,一家破碎,彈指十五春秋,勇武少年「劈山救母」,大團圓。

古今中外,神佛世俗故事,迷人感人者無數,文學家藝術家藉以創造,綿延傳統,於己於人於文化於世界,一概功德無量。

可惜,二十世紀的中華民族傳統戲曲,幾乎沒有不用擴音器的,須知,擴音器發明之前,各省各地已有自己劇種,也有不少響噹噹的名角,一流藝人嗓音宏亮清越,「響遏行雲」「響徹雲霄」絕非胡蓋﹝吹牛﹞。老殘遊記「明湖居聽書」「王小玉說書」一段,此姝歌喉之婉轉變化,與西洋歌劇任何女高音全無二致,毫無疑問屬於世界級花腔歌手!至於清末民初,亦有大師演出記錄,憑藉本身功力,讓觀眾聽得一清二楚!音響技術出現之前的時代,東西歌唱家一律靠本領。姨戚親語,六七十年之前澳門戲院,粵劇演出無咪,完全憑真聲!

目前,港澳戲曲,演出必備擴音,不但數百上千座位的大堂如此,甚至平日「操曲」﹝練習﹞時,也人人一把米高鋒,其他樂器大多亦有,一二百尺到幾百尺的空間,久而久之,擴音成為理所當然的常態 ──「有恃無恐」﹝手持擴音不怕聲音小﹞!

唱歌技巧,一巧在呼吸用氣,氣息控制得好,用之不竭;二妙在共鳴,人體共鳴區,由上至下,由下至上,一氣相通於頭腔、鼻腔、口腔、胸腔,這四處空間,彼此藉着優質呼吸,一一連接,全身細胞活動;三是聲帶保養及控制,辣未必有害,冷凍則務須慎思;四是更抽象的靈性,除了基因,閱讀可也;所有古今中外大藝術家,恐怕沒有例外。

以前大陸,現在臺灣港澳,乃至海外的一流歌唱家,沒有倚靠擴音器的,巴伐洛蒂戶外演唱用它,是為了萬數以至十萬的聽眾過過癮。流行音樂,擴音為實際需要,也可以說性質上的需要:聲嘶力竭,竭嘶底里,演出者賣命,聆聽者狂嘯,豈可無咪!

曾經,崑曲人士於大會堂劇院試辦「無擴音」演唱,也許「效果」一般,似乎後繼無人。非常渴望,十分期待,傳統戲曲的有心人再接再厲,讓藝術愛好者欣賞真實、優秀、華美、富麗而有生命的聲音!好嗎?

2016 五月二十四 陽光充沛多日 數日前天氣預告狂風驟雨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