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吳十三自衞術課

Damon Macready: How was that? Not so bad. Kinda fun, huh? Now you know how it feels. You won’t be scared when some junkie asshole pulls a glock.

上周日上了吳十三的「街頭技擊及自衛術講習班」,一開始便是教授如果自保地衝過一群和挨打--兩位同學四個手靶打你上半身二十秒,即使雙手護住自己,即使知道同學不是想要我命,身體很誠實地弓了起來,就是怕被打。

我反而覺得這一小節最難能可貴。平常人,有幾多人試過被陌生人拍打?試過,原來還可以,如果某天在街上被人痛毆,也未至於太害怕。

第二款海報

Posted by 十三哥 on 2016年3月22日

當然這只是四小時的課中的首半小時,之後講解的自衞術不少,有徒手、有用身邊的事物去擋。下課時,我總在想,香港會長跑的人多,會打的人不少但不普及;重運動、不重武術。這是不是切合了香港人會咬緊牙關、死挨爛挨,但不會反抗的特性?
不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這是香港式的「和平」。
這是儒家式漢人的所謂「和平」。尚文輕武,獨專儒學,把人教成順民,逼會反抗的、有血性的人日日為生計奔波,把生意、出路、仕途都與文字掛釣,是一種功利的手段把人馴得易於管治。

這班武人,包裝也實在太差--沒有空手道、跆拳道的hip和一統規範,父母會覺得學跆拳道為孩子考學校加分,但習武?太粗魯了;跆拳道令人想起oppa,猴拳迷蹤拳,令人想起深水埗的春田花花。
除非有近日動刀傷人的新聞,大概香港人都覺得「會打」無用,我們習慣了講道理、依靠警察、信賴政府,卻沒有想過有一天,香港可能變得不講道理,隨意就是一刀捅來,沒想過有一天政府會言而無信,警察會是殺人機器。那時,這時,我們可以怎樣做?握緊雙拳要去保護身邊的人,卻發現原來連這拳都軟弱無力。你要練拳,便會被身邊同樣軟弱的人嘲笑和認為你的「激進」與主流的偽和平格格不入。
被人打劫,為甚麼不直接給錢,然後報警?
被人強姦,怕被姦殺,應該去好好服侍強姦犯。
職場上百般不合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大家低頭做人。
學校裏老師魚肉孩子,功課不切實際地多和難,為了要比同班B仔成績更好,只可以逼孩子多參加兩個補習班。
這不是溫馴,這是懦弱,這是斯德哥爾摩症。

為甚麼會說這香港式的「和平」是偽和平?就隨意拿西方為例,歐洲諸國有軍事學校,英國兩位王子參軍,旅軍十年直接參與和塔利班的戰爭,不和平嗎?瑞典、比利時、荷蘭等國王,通通入過軍事學校,拿過槍打過架,不和平嗎?偏偏遠東一方,有人拿起磚頭對抗火槍,就可以叫作不和平。連想替這些不成威脅、連共產黨都覺得是小菜一碟的「暴徒」辯解也是偏激。

身心羸弱如斯,難怪香港人一直被用槍打出來的政權看扁,任意魚肉。
我不會指望此文會備受認同,我只是指望認同的人,開始想如何自強。

12@son.com'

十二少

爾雅集第一台柱。可以fb messenger我: [email protected]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