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藝術家指:我決定不會看去看Art Basel和M+

圖片來源:作者,攝於蘇富比當代亞洲藝術預展,

圖片來源:作者,攝於蘇富比當代亞洲藝術預展,

我知道一定會有一些人走出來說自己看過藝術展,然後一定又會有一班v2.0的藝術人說「我才不看藝術展」云云,果然就看到立場新聞有一篇。無意增加該文的閱讀率,反正你都知道論調會是怎樣,不表。

一言敞之,各花入各眼,咩人睇咩嘢。你看重藝術品的標價,便只會覺得藝術展充滿銅臭;你看重藝術品帶來的衝擊,會是一次姥姥入大觀園,對新的舊的事物抱好奇心;思想上衝擊不到你的,你便去看下一件,沒有甚麼好耿耿於懷。若認為標價會謀殺了藝術價值,我勸你去驗一驗大腦,成熟一點把這兩件事分家,反正入場去買的人少,去看藝術品的人多。再者,今年會標價的藝術品以Art Basel 來計,寥寥無幾。

是以我無法想像一位藝術家可以沒有去過一次展覽(次次都不會一樣,雖然Art Basel 出名總有幾件熟口熟面),就可以斷言它不值一晒。紅樓夢每次看都有不同的體驗,如果我看到一件經典的藝術品沒有新的體會,我會選擇自我檢討,而不是批評它所有展品都沒有探索追求和修為。(當然有不少是混飯食,但大哥,搞藝術的人難道真的吸風飲露,或人人拿藝術綜援?)

Art Basel 是否一漂死水?個人認為Hall1是鮮有新意,但Hall3有不少驚喜,藝術品能否和觀眾溝通,一部份在於藝術家,一部份在於觀眾,策展人只需負上小量責任。就算你到博物館,都不會有很多展品陳述作者的生平歷史(聽導賞的,well,其實每間畫廊都有單張,你不拿,難為要人家塞給你?)。有人在乎作者的思想,有人不在乎。有些藝術品未能帶來思想衝擊,但能帶來思想衝擊的藝術品,通常都不會默然於世。

商業,和藝術,從來都不可分割。昔日沒有教廷的供養,就沒有歐洲漫天教堂的壁畫;沒有文藝復興時期中產階級的財力增長,就沒有一眾畫家、雕刻家的抬頭。
只看藝術,無視了錢的一環,是不少當代藝術家幼稚的想法,一邊恨其他當紅的恨得銀牙咬碎,一邊渴望自己的備受青睞然後發大達兼名留青史。一邊怪責這片土壤未能培育創意,責怪其他藝術家缺乏走在思想前線的意志,一邊故步自封不看世間「俗流」以示清高,不知藝術的進步往往建基於前人的突破。
如此脫離當下,還好意思說別人「以當代藝術自居恬不知恥」之類。

我難以和思維矛盾的人有所共鳴。

藝術家作者在簡介自述時只說自己讀那藝術系及拿了那些藝術獎,但一文中批評藝術展沒有內涵,只有名氣和金錢,我好像看到一絲矛盾的諷刺——怎麼簡介不用自己的藝術理念,而用獎來標籤自己?大膽的假設是:他自詡懷材不遇(「才」本身以獎項衡量,連那些見多識廣的評判都認同我,你不認同我是你不夠斤両),眼紅其他人參展或賺到錢,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

拜託,看一場展覽,沒有甚麼清高可言,可以只是因為喜歡和好奇。不看一場展覽,同時who gives a shit? 你只是沒有對它再有好奇心而已。對於平常人,沒有好奇心,沒有甚麼大不了;但對於一位藝術家失去了好奇心,一次兩次,同樣沒有甚麼大不了,但若次次如是,閣下未來日子如何,大家都心知肚明,我只是替你有一秒的擔心。

12@son.com'

十二少

爾雅集第一台柱。可以fb messenger我: [email protected]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