蟑螂不是我們的敵人

The Bay State Examiner

The Bay State Examiner

與朋友食飯,腳邊竄過一隻小強,女友人A尖叫彈起:「有曱甴呀!」朋友B立即制止她:「有曱甴唔係店家嘅錯,你咁叫一嚟影響人吔做生意,二嚟又影響其他食客嘅心情!」其他食客咬著麵,一路點頭,覺得朋友B說話理性有理。

我沒有理會,瞄準蟑螂,奮力一腳,朋友B一對筷子敲落我的腿。腳偏差了,蟑螂竟似有靈性的,走到朋友B似有人撐腰地一動也不動。我忍不住皺眉:「又點呀?」
「你做乜咁仇恨曱甴?見到就踩?」
「喂阿哥哥,討厭同仇恨係兩回事。況且佢喺食肆度走嚟走去傳播病菌就,踩佢趕佢走有乜問題?你放生佢,佢一年生一千隻俾你。」
「Nonono! 你錯喇!罪魁禍首係佢啲細菌,you know? 曱甴都有無菌曱甴,唔好怪錯好人,呀,唔係,係怪曱甴。你咁樣一見到曱甴就踩,對曱甴公平咩?做曱甴都好辛苦咖!日日擔驚受怕……」

我懷疑朋友B瘋了,劈手把蟑螂活生生抓住,又問問女友人A:「有無酒精搓手液?」她從袋裏拿來遞給我,我在一片食客和店家「暴徒!」「譴責暴力!」聲中為蟑螂噴上酒精消毒。
然後站起來猛然緊握朋友B雙頰逼他張口,把蟑螂塞入他口。合上。逼他咀嚼。

「吃吧。無毒咖。」
結果我被人關進大牢,理由是虐畜。而我不知是指蟑螂還是朋友B。

我覺得,所有和平的人,不應該呼吸,不應該睡覺。每晚人睡覺後吃幾多微生物,你知道嗎?

12@son.com'

十二少

爾雅集第一台柱。可以fb messenger我: [email protected]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