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我係乜乜乜》更活生生的實驗

沒想到《我係乜乜乜》有點未夠喉的無力感實驗和「登門檻效應」呼拉圈實驗,在不足一個月內已經活現在所有香港人眼前:李波失蹤的消息先沒有大報和大台報導,然後是事發一兩日才有議員交涉,再三調停下被離港的李波疑似被平安、被銷案、被不被銷案、被叫雞、被「首先是中國公民」。真是一個可以活學活用百搭的教學好例子!

無力感實驗:先給你一個任務把響鐘弄停,你怎樣做桌上的指示,怎樣努力響鐘都不停;然後再給你同樣的任務,你會先是努力再無力然後更無力最後放棄。
要救書店一行五人,先有一堆傻子用書店門前書籤打卡陣救他們,不果;議員去信保安局救人,港府愛理不理,不果;報案成失蹤人口,警方出動比重案組得勇猛的「失蹤人口調查組」,不果;又有些傻子發動十四個月前完全無用的美國國會聯署去解救應該沒有一個是美國公民的一行人,未不果但分明即使夠人數都會不果(加重你無力感,分明靠害);終於英國政府出面想救英國公民李波,不果。
可以更無力嗎?對家可以更蠻不講理嗎?

「登門檻效應」呼拉圈實驗,先把一個大圈圍著你,漸漸把圈收窄,你覺得還可以,然後圈愈來愈窄,你最後會自動跳入圈內。
現在是接受了港人無端被帶離香港是正常,人身自由安全被收窄,然後想替沒有親身出現的失蹤人口銷案,把圈收窄破壞你法治,再把圈圈收窄到再三侮辱香港人智慧--大台連吳亮星話消息指「五人叫雞」此等無實據的空話都報導(真可憐這些主播為了三餐打份工,連笨得有失道德尊嚴的話都要日日說出口),然後再一句「首先是中國公民」把你腥港那班充牛B挟洋自重双重国藉的伪洋鬼子頸脖上的麻繩圈一勒,你雙眼一瞪反白舌頭一伸,雙手下意識無力地亂抓繩圈,雙腳到地被自殺,死時還吐一句:「這就是香港,香港在回歸時早就死了,現在這樣很正常吧?」

這是溫水煮蛙的不.正.常!
這個圈的確由十幾年前開始不斷地收窄,由董伯到曾生到689,一個比一個猙獰,但這不是正常的!每日百幾個單程證不是正常的!遊行示威需要申請你看基本法原文,這不是正常的!旅客到來隨意便溺叫囂,把奶粉、床位買得用得連本地人都不夠,不是正常的!商家有不少土地囤積未用而政府打郊野公園的如意算盤來作樓宇用途,不是正常的!特首呼籲各界不要捐錢給大學,不是正常的!貪污幾千萬不了了之不是正常的!每次幾百億、幾百億的大白象高鐵、第三跑不是正常的!國民洗腦教育、矮化廣東話、廿三條、網絡廿三條,等等等等,都不是正常的!

請拜託不要以為這些都是無力的努力而放棄,也不要以為見多的常態是常理而忍受。你先從圈圈跳出來,不要再說「係咁咖喇」,指出事情有多怪異,有意識才會有行動,愈多人有不認命的意識愈好。然後還記得響鐘實驗嗎?要把響鐘弄停,怎樣不乾脆打壞響鐘?實驗是分明叫你不要做明知無用的事(簡稱「鳩做」,如何分鳩不鳩只需要正常智力,「1 like= 1祝福救李波」正常人不會理會),也不要落入計算之中,思考不同的可行方法,然後行動。

例如書局五人一案可以向英國施加壓力(不果即辱之,英國人看重尊嚴,也真的無道理不能保護自己公民),例如爭取全部九七年前生的香港人可以移居英國某圈地方,例如可以投訴大台新聞報導,用流言誤導巿民,例如當民怨谷到一個爆發點時,不要再跟槍管下打出來的政權太斯文,
例如今天恢復二讀網絡廿三條,是時候一起給議員沉重的壓力了。

12@son.com'

十二少

爾雅集第一台柱。可以fb messenger我: [email protected]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