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菜聯記三部曲(一)──緣起

聯記,是一家菜館,川菜小館。座落紅磡一隅,世界殯儀館對開,通往火車站的天橋底,孤獨狹小的角落。沒有食堂,曲尺型的鋪位連劏房都不如,僅能容下一人的廚房及收銀櫃位,店面對開,行人道上攤開幾張摺枱摺椅,比大排檔更簡陋,比車仔檔更寒磣。然而正是這般陳設,造就了他神話一般的傳說,一如壽司之神小野二郎掌廚的「數寄屋橋次郎」般棲身陋巷,不重裝潢,除卻食物本身,啥都不再重要。從到逹該地的路程,到現場環境陳設,再到食物本身,都要給你一次與別不同的體會,或有意,或無意。

其時,正修讀副學士中文系,借了「關窿」(助學貨款),辭了兼職,多了閒暇,也有點餘錢。學校里結識了幾個愛好文學電影的小弟,也就是陳青古月、廖諸君,以及一眾紅顏。平日里便是糾黨耍樂、聚眾閙事,再不就穿梭於市井之間,尋幽探味。

邪可謂出生飲食世家,祖上兩代皆為廚子,也曾有自家餐館。然祖父早逝,後繼不肖,祖業俱已敗光,除了一副會吃的口舌,便再沒有半點祖蔭傳予我。又因祖籍廣東,每年均回鄉祭祖。大陸自改革開放以降,因廣東輕工業發逹,吸引大批民工南下,當中大不乏川人,川菜自然渴市。故自九十年代未二千年初,大小川菜館於廣東各城各鎮、大街小巷有如雨後春笋,遍地開花。且多如聯記般彆脚簡陋,主打廉宜住家小菜,以解民工思鄉之情。邪每次回鄉便在表兄引領下前往嚐鮮,故人雖未至蜀地,但對川菜已有個底數。

所有圖片來源:作者

所有圖片來源:作者

話說當日,人住紅磡,閒逛之際,聞香而至,便感勢色不對。小店雖陋,但此間所制,絶非沉常川物。細細品嚐之下,更驚為天人,當今之世竟有如此美味,餘味纏於舌間,回腸百度,以至數日不知肉味,當真一試難忘,再試頃心。

數日之後,不懷好意的我,外帶鷄絲涼面、皮蛋豆腐各一返校。於眾人面前大快朵頤。末了,殘下殘羹雜碎,予陳青、古月兩弟嚐鮮,僅夠每人一口,然亦足矣。那丁點殘羹,威力堪比鴉片,只消一口,足讓兩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當下即左右挾住本人,飛的直闖紅磡,自此辣海無邊,回頭無岸,兩弟便走上了不歸路,成了堪比癮君道友的辣君。想來便是我這神棍作的孽。

11668085_10203821463931026_556272933_n

(編按:作者facebook,等佢返嚟香港捉佢食嘢~)

川菜聯記三部曲(二)──驚艷by古月
川菜聯記三部曲(三)──餘韻

ming@ming82.com'

黃邪

黃書最好讀, 邪性最難馴。 Blog: http://wongchea.blogspot.com.au/ (見下)

More Posts - Website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