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就是推手

新加坡的法律中對男子有鞭刑strokes of the cane,那是用浸了藥水的藤條,一鞭臀部便皮開肉綻,三鞭過後鮮血長流,受過刑者皆表示痛不可言。藥水可以消毒,後遺症是鞭痕終身不褪。聽來很殘忍,但治亂世用重典下的確令一眾新加坡人乖乖變順民。

今天不是說這刑法,說的是一件1993年的案件。18歲的Michael Peter Fay是美國公民,因父母離異隨媽媽和繼父到新加坡入讀國際學校,那年他犯下偷竊、塗鴉、潑紅油破壞車輛的罪行,被判監禁4個月、罰3500新加坡元(2,214美元)和鞭刑六下;由於他最後不認罪,監禁和鞭刑再double--鞭刑是重點:十二下,美國嘩然。

畢竟美國是講自由的地方,鞭刑是難以想像(但他們的祖先都想像到這樣對黑奴),若干人權組織跟當時美國總統克林頓施壓,堂堂大國無可能任由公民在外受鞭刑,更何況Michael Peter Fay是一個多動症的少年,更何況鞭刑永不磨滅,塗污別人的汽車等等又不是永不磨滅(他們真的這樣說,當然講得冠冕堂皇一點)。人權人權人權人權!國民國民國民國民!USAUSAUSA!

克林頓不得不做事,去信跟當時新加坡總統王鼎昌求請:you know what? he’s just a kid. (意想something like that.)

王鼎昌眉頭一皺,挺一挺胸清一清嗓子:「克林頓老兄,即係咁,貴國國民在我國犯法與庶民同罪,如此求請他便可以脫罪,有辱國體。」

克林頓攤手說:「Come on, James, oh I mean President Ong, 我當然知您難做,但我後面這麼多人看著我這此外交,我都同樣難做–Fay正一死仔其實都唔抵幫–但係如果你不鬆口,我都很難跟國民說可以保障他們的安全和利益。美坡外交一向友好,鬆點章好嗎?」

王鼎昌想了一想,好,為表尊重克林頓總統,減刑到四下,行刑,case close,皆大歡喜:美國人權組織見總統做到一些事,美國國威猶在,克林頓臉上有光,新加城獨立強勢霸氣不失,又沒有得罪美國,新加坡人繼續乖乖當順民,全世界都知道不要在新加坡亂來。至於Michael Peter Fay被打後怎樣?之後生活如何?有了兩個大國交手的戲碼,這小小的引子,who fuxking cares?

甚麼叫政治?這就是政治,政治就是推手,一進一退,鬆緊之間的拿掐是趣味所在,如何令對方happy時又霸氣不失,win-win是最佳狀態。可不要跟不識推手的parties說政治,說甚麼落閘和甚麼不可撼動,甚麼絕不考慮,甚麼不守信用,太醜陋又太低能了。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Jo Naylor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Jo Naylor

12@son.com'

十二少

爾雅集第一台柱。可以fb messenger我: [email protected]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