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中的須彌芥子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Manuel Galrinho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Manuel Galrinho

去過幾個畢加索嘅美術館,睇過佢嘅作品蛻變,加上了解當時嘅藝術發展,就會明白畢加索美術嘅意義所在。當你企喺Guernica真跡面前,你會發現佢每一筆都係咁不經意,但每一筆每一個角度都係計算得幾咁精準。佢嘅立體抽象畫唔係亂咁畫,而係真正有諗過個透視點樣變形,令一個平面呈現出唔同嘅面像,其實真係好勁。反而另一位好著名嘅西班牙畫家,我就無咁中意了。
 
一味將畫作同「拍賣價值」掛勾固然係庸俗嘅品味,但係一味見名就讚好,見出名就覺得正,咪又係一樣不經過學習同思考。說服唔到人哋去加入欣賞,原因即在於此。
 
以洞簫音樂為例,其實好多洞簫音樂線條都極簡單,大家聽嘅唔係要聽佢啲音高高低低好似西方浪漫時期作品果種,而係聽音色。唔聽音色不如唔好聽民族音樂。單係一個音嘅共震,竹聲、補土聲與風門配合嘅共鳴感,就係大家聽呢類音樂嘅基本。睇落的確好簡單,但實際上就係極細微嘅分別當中聽出大世界。呢個就係音樂中「簡約」嘅難度所在。啲人唔明,你可以解,解完啲人唔肯去聽去感受,固然遺憾,但你最少盡咗你責任。唔解又怪人點解唔同你一樣咁感受到,呢種係倨傲。

林非

離經,不欲縛於經書舊說。八十後,以追求人生自由之道為己任。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