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沒有smartphone的年代 – 悉尼留學生活點滴 (1)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Tim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Tim

幾年前,筆者曾經於Facebook上發表過幾篇回憶文章,後來亦曾經稍作修飾,在本地一個討論區分享過。由於年少輕狂嘅日子無限美好,筆者時不時都會回味重溫,但畢竟當日執筆時,文筆粗糙,技術低劣,(其實依家都唔好得去邊 -_-)有好多有趣情節都無法好好表達,而且讀起嚟亦唔太流暢,所以希望趁近來有時間,重新作些修改補完,再一次將那個美好時光的點點滴滴與大家分享。

大世界,像舞台

換節目所以沒往來

以上歌詞乃節錄自陳慧琳一首舊作品,當中意思可謂完全表達筆者心聲,自從投身社會工作後,好多人事已經唔同晒,每天疲於奔命,好多喺外地求學時所發生嘅趣事,現在只可以在心頭回味。

筆者完成F.5後,因為成績強差人意,無法升讀預科,幸好早年父親收入不錯,屋企算是小康之家,所以有能力讓子女出國留學。講起嚟,其實以前,指的是90年代尾,出國留學所需嘅費用其實並非一般人所想咁高,筆者有很多朋友都不是大富人家,但一樣可以供子女完成學業,況且,當年唔好講話smartphone,mobile phone都只不過係剛剛流行,物質無現時咁豐富,世界仍然好簡單,普通一個學生,如果無太多不良嗜好 (筆者算係有一點點啦),錢確實可以好見駛。

97年開始到Sydney讀書,於當地一住就住上6年,留下好多回憶,亦結識左好多朋友,有啲依家已經好少聚埋一齊,甚至已經失去聯絡,不過事隔咁多年,對喺當地認識嘅人與事,印象依然好深刻。近年多左好多香港人到澳洲作working holiday,筆者十分支持,始終只有年輕時先可以無牽掛地向外闖,放眼見識世界,不過,神洲大地筆者就唔建議去了,原因? 你懂的。 雖然working holiday可以周遊各地,廣結良緣,與留學生活相近,但筆者想講,其實兩者有很多唔同之處,例如留學生一般無能力好似working holiday旅行者咁,可以一邊打工,一路周圍旅遊,留學生mobility較低,唔會搬來搬去,身邊嘅同伴亦都比較穩定,始終返學讀書嘅生涯比較常規化。 更因為身邊嘅朋友,同學,如無意外,都會一直陪伴直至完成留學生涯,所以幾年過去,會有無數愛情故事,友情歲月不停發生,筆者好希望喺未忘記之前,將佢地一一記錄落嚟,等有機會睇到嘅朋友一齊懷勉一下。

由香港出發時,老爸陪筆者一齊到當地打點,之前老媽聯絡左佢一位舊同學,頭一個月,筆者就係住喺該位Uncle屋企,對方好好人,筆者同老爸一落機,佢就到機場迎接,仲幫筆者安排一切,跟住又教筆者點搭車返學。 由於老爸份人咩都好緊張,所以我地提早成兩三個星期到,因為未開學嘅關係,開頭嗰段時間其實都幾悶,多數都係同Uncle個仔打下機,我仲記得最常打嘅係PS1版街霸zero,另外Uncle屋企個garage有張乒乓波台,老爸一見到,就話開正佢嗰瓣,有時仲會捉筆者同佢打返兩板. 嗰邊日頭時間好長,夏天嗰陣,食完晚飯,打完兩板飯後波,8點半個太陽仲未落山…… 如是者,過左兩個星期。

cc photo via wikipedia commons on Bexley North

cc photo via wikipedia commons on Bexley North

其實當時筆者都算幾幸運,出遠門有老爸陪,有熟人帶路,仲有位好朋友一齊去讀,雖然佢唔係同筆者讀同一學校,而且佢住嘅地方距離筆者屋企都幾遠,但有時大家都會約出去行下街見下面。

一直到差唔多開學,老爸終於要返香港,經過多日來嘅生活,都叫做可以自行出入,返學路程雖然都幾遠下,需搭火車出Central,之後再轉巴士,一程要一小時多啲。 當時返Foundation,campus喺正大學對面,頭一兩日返都係上下一啲orientation,識下同學仔,最記得要圍個圈,大家”up”兩句嘢介紹下自己,到現在筆者仍記得,企喺隔離嗰幾位同學,後來仲變成筆者嘅忠實伙伴。

開學初期,其實都係讀下一啲英文course,作為輔助日後嘅正式課程,幾輕鬆,當時還認識一大班新同學仔,可能大家都係後生仔,好快就混熟,上完兩個月英文course之後,就緊接正式嘅Foundation Course,同時亦加入左好多新同學,識到嘅同學除左有嚟自香港嘅留學生之外,亦有好多嚟自Japan,Korea,Singapore,Malaysia… 多不勝數,再加上好朋友亦都介紹佢學校嘅friend俾我認識,一時間識咁多人,記性差啲都唔掂。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Hugh Kennedy: Haymarket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Hugh Kennedy: Haymarket

有幾樣嘢,帶俾筆者嘅印象好深刻:

開學無耐,有個台灣仔可能住唔慣,無上堂,玩自閉,筆者當時感到好奇怪,原來有啲後生細仔,一離開屋企,會好似小朋友咁唔想返學@[email protected] (筆者初時根本無掛過屋企 :p),不過有位朋友相當關心嗰位台灣仔,仲主動走去Hall到問候台灣仔為咩事唔返學,萍水相逢嘅朋友都咁關心對方,真係好難得,回想起嚟,只有年輕時先有呢份真心。

另外有位比較熟嘅同學,同樣係住Hall,不過同其他同學嘅宿舍有啲唔同,筆者有時會去佢宿舍嗰邊hea下,佢嗰到係男女同層,washroom,shower room都係男女共用(不過分開一格格),廁所仲有condom派… -_-” 筆者第一個反應係,「駛唔駛咁好方便呀?」

又有一次同好友出去,佢介紹左一個返英文course識嘅朋友俾筆者認識,嗰個人叫咩名,筆者已毫無印象,只記得嗰個人同我地出去city行街,佢全程不停講左好多關於Sydney嘅治安問題,講得繪聲繪影,好恐怖,唔講以為佢介紹緊霸王大哥套電影紅蕃區。

到現在令筆者最惋惜嘅,係有一位已經失去聯絡嘅朋友,其實起初同呢位朋友無咩兩句,不過唔知點解,後來有次大家無啦啦出去Chinatown飲茶,筆者同佢傾開囡囡經,唔講由自可,一講就一發不可收拾,從此變成無所不談,記得有次,大家夜晚無聊,走左返學校坐喺到吹水吹左幾粒鐘,仲親身示範左小鳳姐首本名曲嘅其中一句~~ 「漫漫長路有包萬寶路,一包兩份煲」就係咁,成晚兩個人煲左成包紅萬。 好可惜,回港後不久,除左有一兩次飯聚,之後都無再見面,好幾次筆者想由各種途徑搵對方都不得要領,每次諗起都覺得人生聚散,真係令人無可奈何。 待續

little@iron.com'

小鐵

初為人父, 平時愛看美國漫畫, 欣賞各類電影, 不時會以戲論政, 借題發揮(or抽水)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