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連問候的資格也沒有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dotism

心裡好久沒有這樣忐忑,就像小學生遞上不合格的測驗卷要家長簽名時一樣。

三年過去,昨天晚上的我才下定決心要向念念不忘的她問候一下近況。一個短訊要累積三年的勇氣,因為過往的我那份無知、粗心大意、臭脾氣,實在傷得她太多,太深。即使她要恨我一輩子,在人生中不想再看到關於我的訊息,我也會理解她的心情。在WhatsApp的底部找回了以往我們共同朋友的名字,問著有沒有她現在的電話號碼,過了一陣子傳來了充滿戒心的一句話。

「你找她做甚麼?」

或者是我過度解讀,但也許我對她而言仍是那個最好避而不見的人。到底是這位朋友先問過她本人,然後她直接拒絕了我的要求;還是她的幾位好友商量過後,直接替她打發我這個已經消失在她們圈子的過去式?不管是哪一種,我明顯都是不受歡迎。

「我只是想問一下她的近況。」

這是我的心底話。我真的希望知道她現在如何,工作、愛情、健康都想,當然可以的話,我更想知道三年過後,我與她有沒有再次開始的可能。如果我站在這位曾經的朋友面前,可能我還會雙膝跪下以表誠意。男兒膝下有黃金?只要能讓我面對自己所愛,千金散盡也不是問題。這一刻的我是如意卑微可憐。

「她現在很好,不用擔心。」

即使這是典型敷衍的回答,好比學校會學到的「I’m find thank you」,我心裡面已經踏實了一點,這比「她不在香港」、「她已經結婚了」、「這不關你的事」要好上太多。不過都這樣說了,我再也沒理由追問下去,只能回覆一個「嗯」。只是難得鼓起勇氣,我還是希望有一個更明確的答案。

「她還是依舊討厭我?」我問了最後一條問題。
「她的電話號碼沒有變。」這是我十分鐘後得到的答覆。

我找回了她的電話號碼,對話記錄仍然停留在三年前我與她最後一次吵架上。「最近好嗎」我寫了這四個字,送了出去,灰色一剔出現過後就沒有改變,直到現在仍是。「現在你懂了吧」,我耳邊隱約聽到她這樣對我說。

我已經不再重要。不管她仍然不想看到我,還是已經連解除封鎖都覺得麻煩,「維持現狀」就是我在一個灰剔中得出的答案。

謝謝你,我總算得到了三年來渴求著的答案。

儘管不是我想要的。

毛言地

你有多久沒去找自己的理想?搏殺一天,回到家,倒頭就睡。 無言,只因生存太累。談理想?妄想; 毛言仍言,只因理想,本就是「理應去想」。Fanpiece: http://women.fanpiece.com/moyinday/

More Posts - Website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