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is up, put your love down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Geoff Livingston

還有不到五小時,我生日了。過了十八歲後,我早已經不太在意自己的生日,對於世界而言亦只是平凡的一日。今年,有點兒不一樣,我想要把一段靜候多時的感情,全部一併塵封在心底的盒子內。

19歲那年認識他,身邊所有同學都說,「他是喜歡你的!」於是,我等,當然我心底對他的好感亦是不少的。我們由陌生人,到成為前後座的同學,用了近半年,再過了不久,大家都要趕赴DSE考試。我的等候,漸漸成了無了期不知為何的等待,連等甚麼?在等誰?都失去了焦點。或許就是朋友依舊的一句:「他是真的喜歡你,那個時候人人都知道。」

HKDSE後,他有他的忙碌,我有我的學業要顧。雖然剛畢業的頭一、兩年我們都為同一群學生補習,那時候我每天就只會見一、兩天,甚至補同一個小學生的時候,會大家爭取所屬科目高一點的成績,小朋友說的一句說話都令我倆高興大半天,晚上盡情聊個幾小時「電話粥」畢業後無了同儕間的壓力與競爭,我以為我們可以好好開始,然事實並不是這樣,依舊只是聯絡比較緊密的朋友。

就這樣,過了四年。2017年,是我們認識的第五年,中間我們有整整一年斷了聯絡,他的一切好像再也與我無關。直至一次他主動問起我一批舊生考畢DSE後的前途,才再聯繫起來,一來一往之間我才知道他無再唸書,然後轉了一份全職工作。他一切一切,都斷絕了我對他的了解。

那年之後,他不再像以前一樣,事無大小都和我說,不再像以往般,會和我聊著電話看十二點的大台劇集,陪我看完一集又一集,然後我們……就再也沒有然後了,從前他會對我的生活感到好奇,他會問我為何有兩聲咳……

2017年的每一段對話都變成:「幾點收工?」「又收咁夜?」「早啲訓啦!」「聽晚會唔會食個飯?」許多時候,我的訊息都是過了數十個小時後,他才想起我,又或者沒有想起我,只剩綠色的對話框,一直在對話的底部。老實說,我不想大家的關係有任何改變,但世事就是這樣,我們之間拉起了一道鴻溝,一道我用盡力氣都填平不了的鴻溝。

我忽爾想起摯友在的為他情緒失控得痛哭的晚上,說了一大番對我的耳提面命:「夠了,到時間了!要放手的了,再情深意重,他就是無感覺,再等下去也不會有感覺的了。人家就是沒你想的重視你,所以……」he is just not that into me, yeah i know, and it’s time to let go, let everything go.

2018年的生日,在銅鑼灣時代廣場繞了好長的一段路,都找不到適合自己的生日禮物,於是我就把這個決定當作今年送給自己的禮物-放下這份五年的情感,放下一個呆等五年的人,若你有一天昭然若揭,良心發現一個女子在你身後等了好長的一段時間,就夠了。

今天起,我想休息,放自己的心一段假期,放過我自己,給自己一條生路。亦是給你一條生路。

ocean@fish.com'

海魚

熱愛中文、古藉,深信中文乃「無用方為大用」,水瓶座的女孩在文學星空流浪,期待以文字改變座會,盡一己之力令更多人重視中文。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