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魔物,我等只能被屠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Daniel Galleguillos

從前,我等還有自己的名字、種族、文字、文化,但自從人類掘起,我等被歸類為「魔物」,世代成為人類的獵物。

母親在她變成人類的斗篷之前曾經說過,世界從前並非這樣。

從前人類在遙遠的北方居住,不同的族群戰爭不斷,同族內為了爭奪權力互相批鬥,所以他們並不富裕,沒有足夠的食物。

於是他們盯上龍族的土地。當時強大的龍族接受了人類的提議,讓人類逐少開闢荒涼的土地,他們提取了大自然中的資源,開採了礦物,製造了工具,耕作了土地。得到了溫飽之後,人類大量繁殖,不足一百年間人類的數量超過了其他種族。

不過當時人類還很弱。

但他們因為有龐大的生產力而製造了大量食物,人類於是獻上食物換取死去龍族的屍體,當時龍族的領袖不以為然,被一時之利矇蔽了雙眼,看不出人類的計劃。

利用龍族的屍體,人類得到礦物以外的素材。龍牙,龍爪,龍鱗……變成了掛在人類身上的「防具」和「武器」,當他們以那種姿態出現在龍族的面前,一切已經太遲。

人類用龍族造成的刀斬開了龍族的鱗甲,人類大量繁殖的後代變成了戰鬥力,人類不顧一切開發大自然在短時間獲得了大量資源,屠殺了龍族得到更強大的素材……人類和龍族的地位開始逆轉,至少人類是這樣想。

不過某些龍仍然是強大的存在,強大到聯群結隊的人類都無法打敗,但「他們」卻出賣了龍族。

因為強大,所以不懼怕人類。

因為不懼怕人類,所以打算從人類手中得到更多利益。

於強大的龍說要捉緊人類製造的機遇,讓他們生產食物、開闢道路,代價不過是承認自己自古以來都是人類的同族,學習人類的北方語言和簡化文字,學習人類的習俗,在人類的統治下生存。

強大的龍得到好處後隨時可以飛到其他大陸繼續生活,弱小的種族只能留在生長的地方,活在隨時被人類屠宰的恐懼當中。

幾百年過去,不同種族被歸類為「魔物」,一出世便注定是「獵人」的獵物。身為魔物,我們試過反抗,試過拒絕學習人類的語言,但我們敵不過獵人的武裝,更敵不過來自魔物高層的打壓。

那些住在山上的龍族,以為只要能夠管治其他魔物就能夠和人類平起平坐,但他們不知道自己在歸順的過程中爪牙漸漸變鈍,終有一天只會變成人類身上的裝備。

魔物只要被定義為魔物,就別妄想可以投靠人類,就算在這刻有利用價值,但最後只會變成被屠殺的對象。

身為魔物,我等只能被屠。但在成為人類的刀或盾或甲之前,為了最後的尊嚴,至少讓我們盡全力咆哮,盡全力反撲。

阿樹

一個正職Auditor兼職人類, 用實際上不存在的私人時間說著或許早已發生在你我之間的故事。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