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口與藥談戀愛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Hassan Rafeek

時間:某深宵
地點:海旁欄杆邊
人物:一男一女
事件:喝酒,聊天

其實他是路人甲,潦倒的人獨自喝啤酒,他冷眼瞄着這雙不是情侶的人半夜三更在這裏幹什麼。

他們時而靠偎,時而社交距離,那女的看起來很俏麗,及肩短髮,一襲貼身衣物,曲線玲瓏浮凸,她的眼很美,猶如黑暗中的夜明珠,就算他只是廿米外的花生友,都看得出這是美人,她拿着一罐藍妹啤酒靠着欄河不發一言,她的輪廓很漂亮,就似什麼園林晨曦般好看,世上只有美和不美的女人,她當然是前者,當美女自然有不少好處,最少應該不會有型男會深夜陪醜女在海邊一言不發地喝酒。

美女旁邊的是型男,他應該有180身高,他瀟灑外表,一襲乾濕中褸,修身西褲,閃亮皮鞋,此人根本模特兒材料,他不羈地拿着喝了半枝的喜力,玻璃瓶在他倆手上彷彿變了拍戲道具——沒錯,這兩人佇立海旁,整個畫面就似是啤酒廣告代言人在擺pose,靚人配靚景,怎chok也好看。

明明一對璧人,怎麼三更半夜不去睡在一起,卻在這破海旁吃風?

他不禁刻意專注聽覺偷聽一下,他倆沒有呼天搶地,也沒有情緒激動,男的一直沈默,不似在求偶,女的似在呢喃什麼,他心想假如有這麼美的人陪自己,他決不會請大家吃西北風,而是睡銷魂窩了,有曰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重紗,這對郎才女貌似是凰求鳳,教人看着也葡萄。

未幾,情勢逆轉,男的主動起來,他倆吻了——但接吻只是前奏,那女的享受幾秒後,忽倏掙脫擁抱,似是生氣,男的開始激動,女的卻不受這套,他倆未至於吵起來,但花生友單單靠聽覺都知道他倆絕非普通情侶耍花槍般簡單。

他看着出了神,從這兩人身上他看到曾經的自己,癡男怨女的愛情,就似傷口與藥談戀愛。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