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有抑鬱我想說的是 I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Tobias Wrzal

自患有抑鬱以來,我真的很討厭人跟我說:「最近____,我都好抑鬱」,比如是,最近考試很多,我也很抑鬱,這種。

仿佛抑鬱是一件輕描淡寫的事,人人都抑鬱般。

然後我笑笑,心裏清楚,你還很好,至少你還會訴說。但情況如我,根本無法,也無力開口,說什麼好呢?我為什麼抑鬱?我為了什麼事不開心?沒有。是沒有因由的,也不像你般能三言兩語說清,我也無力向他人說,再者,說了有什麼用?說了也與任何人無關,有什麼好說的。

大概如果這樣直說,你定會認為我在鑽牛角尖。但不是的,上一次你在我面前訴說你的痛,哭了。然後我莫名地覺得,呀你很好,你還會哭,我呢?

我哭不出,也說不了。就像我是一切事物的旁觀者,對一切有感觸,卻也無資格說些什麼。

有些抱怨式的「我好抑鬱呀」,這種我真的只是立馬逃跑,有的像是為了與我歸為一類,我很明白你呀這種,為之寒噤。我寧願你不要理我,也不要用你自以為的那套放在我身上,結果是逼我認同你的「抑鬱」,還要演出你很理解我的戲碼。真的很累,很煩人。

「我很抑鬱」大概是我最厭煩聽到的話。

me@mory.com'

輒流水

患有抑鬱,不能說明白所有抑鬱人,但我也有我的話想說。Ig: memoryofdepression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