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Stay or To Go?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Maltz Evans

近日心緒不寧,一直在思索一個問題:我究竟應該停下來,還是稍為向前移一厘米(嗯,我不貪心,一厘米就好了)?糾結點在於恐懼感。魔鬼從旁煽一煽風,一點火苗就馬上變成一片火海。人從小就會有恐懼感,似乎是一種危機意識,也是一種生理問題。正如我從小怕動物,四五歲時家裡養過一條金魚,我只能遠觀,換水工作一向由家人處理。有一次他們突然逼迫我去換水,沒法反抗,唯有頂硬上。我手心冒汗,小心翼翼想把金魚先倒進手裡,金魚未倒出來,我就已經不斷尖叫手震兼嚎哭,最後還是無法為牠換水。人們說怕狗都可以看成是怕被狗咬,那麼金魚呢?不怕被金魚咬了吧。可是我就是怕,毫無理由地怕。

恐懼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恐懼的寄生蟲。長期活在臆測之中,偶爾聽到慫恿你結束的聲音,偶爾夢到一個活死人,受盡精神折磨,尤其很多時候都是自己加諸於自己的,實不好過。身邊的人都不明白,反而覺得你無病呻吟。如果難過的程度接近無限,那麼多一個多十個多百個難過又如何?無限加一,還是無限。(咦點解我會諗起lim x tends to infinity?)

停下來,是很好的選擇。起碼不會累,最多悶。向前行似乎也不差,想試但無吉士。從99到100,不難;從0到1,好難。不過我喜歡向難度挑戰。叫得堂食多,都想試試叫外賣。嗯,decision made yay:)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