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至清則無魚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ROBERT HUFFSTUTTER

近年我往城門水塘練跑時,都慣了不帶水,路過小巴站和大燒烤場時,直接喝水喉水解渴,有些朋友會垢病「直接喝生水會否影響健康?」我用親身例子告訴閣下:我還活得很好,什麼未經處理食水有害健康,是政府宣傳的神話,卻跟實際狀況無關 —- 難道一百幾十年前香港尚未有水務署食水加工,那時候的人就不喝水麼?更何況一口半口山溪水之於整個人體,真是泥牛入海,要喝幾多公升才會令總長十二米的十二

撇除神話和宣傳,很多事情的習慣非真相,反神話而行,身體適應了習慣了就好,水至清則無魚,我們的腸胃亦然,飲食當然要講究衛生,但閒時放下少許原教旨式「衛生」,喝幾口山溪水,吃一兩碗那咋麵,甚至掉到桌上的飯粒照舊吃下去,那少許細菌弄不死你的,讓身體和白血球適應了,你的腸胃新陳代謝會變得更強。

近年我習慣了沖室溫水涼,天氣冷熱不改,也有朋友會問「冬天沖凍水涼很容易生病吧?」我也是用親身例子告訴你:冬天沖凍水涼,第一下被冷水噴到的時候,我會打一下冷顫,毛孔適應以後,冷水其實不冷,剛才的冷顫只因身體一時之間未調節好,事後當我離開浴室時,就算是這一兩天寒流襲港,一陣風吹過來,我也是甘之如飴,凍水涼的試煉猶如金鐘罩護體,教人不怕冷。

城市人慣到暖水甚至熱水洗澡,也是另一個石頭爆出來的神話,難道未發明電熱水爐時代的人,不準備好燒一兩個時辰的水,就洗不了澡麼?

一切都是別人編寫的神話作怪:不用熱水洗澡會病、喝山溪水會腸胃不適、港鐵比巴士方便、不看電視節目會沒話題⋯⋯ 生活裏很多被人預設立場的「神話」非神話,只是閣下不消化信息就囫圇吞棗的結果而已。

還有一件小事(或許對當事人來說不算小):有些人聲稱自己「聽到粗口就打冷顫」,嘩,他媽的清高,真是比老母更老母的美好,彷彿沒有粗口的無菌精神世界,人人有功練,世上從此再沒負能量,只有正能樣。

把粗口當成口頭禪,完全沒有邏輯地亂噴,當然不好,既不藝術也沒深度,但粗口作為打嘴炮發洩怨懟的媒介,性價比卻超高——有什麼被西客/西老細攪鳩完以後,馬上暗爽地問候他闔家般即時精神爽利呢?人有負能量就要放負,屌得有節有理的粗口也是道理,聽到粗口就 auto-mute,還不是另一種精神潔癖?

別以為把粗口靜音,世界就會「完美美好」,水至清則無魚,給你一個無菌的新世界,下一個會死的人就是你——隨便 Level 1 的小菌就可令你失救了。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