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阻止亞視復活

「你有沒有聽過一個傳言?」三色台的驅魔部主管樂小姐望著國明問道,那男子擺出一副「天然呆」的樣子,令樂小姐她感到自己所說之話不受國明重視。樂小姐右手手指彈了國明額頭一下,他摸著額頭看著那位女主管感到無辜。

「我真的不知道那傳言是甚麼!樂小姐,請妳告訴我!」國明視線投向女主管臉龐問道,語氣相當殷切。樂小姐搖著頭,為國明的無知嘆氣,儘管她這樣沒頭沒腦問人有否聽過傳言會令人無所適從。

「以前殭屍亞視於香江作惡,令老百姓叫苦連天。我們驅魔部派了謎小隊去對付那頭殭屍,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令它失去所有力量沉睡著。」樂小姐將以前三色台往績娓娓道來,國明細心聆聽。

「不過,那頭亞視最後遺言…說道會有一天它會復活,將三色台打倒。而時間…就是今年大約十二月十八日,聽聞已有亞視餘黨準備去那頭殭屍沉睡之地喚醒它!」國明聽到樂小姐這句話,嚇得虎軀一震。女主管看著國明猶如柏金遜症發作的模樣,擔心他能夠勝任阻止殭屍復活之任務。

「我要派你…國明去阻止殭屍亞視復活!」樂小姐左手手指指著國明鼻子。他突然要接任此艱巨任務,懼怕得吞了口水。其後,驅魔部主管為國明準備裝備︰一把木劍及一輛的士。

「有…有沒有拍檔?所謂人多好辦事!」國明祈求樂小姐至少派一個人去陪他阻止殭屍復活。樂小姐右手托著下巴想著有誰能夠幫忙國明一把,腦裡浮現起一個人的面容。

「好的!我就派…削骨還父的胡鴻釣!」國明聽到他拍檔的名字,掩著臉「呀」一聲苦笑。轉瞬間,新拍檔與國明走去三色台停車場。臉龐不太自然的鴻釣跟著低著頭的國明走去一輛的士前,質疑著那個天然呆的驅魔能力。

「有人說國明你…有十年沒有練習驅魔…」鴻釣壓低聲線正欲批評國明,他突然轉身瞪眼望著鴻釣似對那人質疑感到不滿。

「上車!」國明對著鴻釣叫道,接著走上的士司機座位。鴻釣伸了舌頭,一臉沒趣走去的士後座。他心想那個國明到底有何能耐解決亞視餘黨,阻止殭屍回歸。

「那兩個亞視餘黨…曾經是三色台驅魔部的得力成員。」的士駛去亞視沉睡之地之際,國明向著身後的鴻釣對話。

「一位叫大師,另一位叫十啟泰。大師只靠誦讀佛經,就能降魔伏妖。而那個十啟泰顧名思義,他能使用好比漫畫火影忍者的影分身一分為十。可是,他倆貪圖長生不死,背叛了三色台與香江投靠那頭殭屍!他們變成猶如亞視一樣之存在,不再做人了!」國明越說越激動,差點於高速公路撞倒前方的BMW汽車。

「小心駕駛!」鴻釣向著國明喝道。國明及時減慢車輛速度,以免發生交通意外。

「那麼,有沒有方法阻止他們?」鴻釣向司機問起一條重要問題。

「於我持有的木劍塗上童子之血,就能斬殺殭屍!但是只對十啟泰及大師有用,假如亞視於月圓之夜復活,最壞結果乃連塗上童子血木劍未能對付此廝!」國明神情凝重望著前方一座城堡,他們已經來到亞視之堡壘。

「童子之血?你到了現在仍未破處?」兩人下車,鴻釣失言問了如此失禮之問題。國明聽後,臉頰紅得恍似紅太陽。

「很羞恥,對嗎?不過,我終有一天會找到另一半,告別童子即處男之身!」國明激昂的叫道。鴻釣以笑遮掩著尷尬,隨著國明步伐走進城堡裡。離奇的是,城堡裡居然沒有任何守衛。難道大部分人忘記了亞視的存在,還是不信殭屍復活一說?

「地庫…到了!」拿著火把的鴻釣望見眼前的大門,拿著塗上血液的國明慢慢推開地庫大門。然而有人比他倆更快到達地庫,莫非是亞視餘黨?

「你們兩個,快快踏離那副棺材!你們要做甚麼?」國明對著地庫裡那兩個神秘人喝道,但是他們將國明兩人當作不存在。鴻釣擦拭著雙眼,發現那兩人真正身份。戴著眼鏡的禿頭和尚竟是大師,而身穿日軍服裝的男子乃十啟泰!

「再過十分鐘,就到十二月十八日!亞視將會復活!」大師向著國明二人雙手合十,口中喃喃說著「真的假不了」經文,令現時場面更添詭異。

「十啟泰,為何你與大師會叛變?」鴻釣一臉不憤問著十啟泰,此時那「日軍」才徐徐轉身望著鴻釣兩人。他眼神之兇狠,令國明感到心寒。

「說了你們也不明白!」十啟泰冷冷的道。

「快停手!你們不能喚醒亞視,令香江無辜老百姓受害!」國明挺起胸膛,嘗試叫停那兩人行為以免之後事情無可挽回。

「香江人沒有一個人是無辜的!」十啟泰的發言令鴻釣心裡泛起一股寒意。眨眼間,十啟泰於國明兩人眼前消失!鴻釣拿著火把嚴陣以待,兀然十啟泰閃到他身前,雙拳揮去鴻釣身軀。

「妖怪,受死吧!」鴻釣手裡變出數張黃符,預備向十啟泰擲去。

「無馱無馱無馱無馱無馱無馱無馱無馱無馱無馱無馱無馱無馱無馱無馱…」十啟泰忽然怪叫著,身軀一分為十圍著鴻釣。另一邊廂,國明拿著木劍劈向大師。大師畢竟不是練武出身,縱然變成殭屍活動能力比人類身體為高,而避開國明劍法避得極其狼狽。

「呀!」大師閃避不及中招,臉上被木劍劃了一記。傷口猶如火勢蔓延著,燒著大師身軀。十啟泰及分身轉頭望著身體燃燒著的大師,大叫一聲後衝去國明面前。

「受死吧!」十啟泰身形奇快,一腿將國明踢飛至老遠。鴻釣口裡唸著咒語,將手上所有黃符擲向十啟泰身上。然而十啟泰不閃不避,身上黏滿了黃符!

「呀!你們中計了!死者蘇生!」十啟泰全身燃燒著,但這樣阻不了他向棺材拋去一張附屬卡「死者蘇生」!那張卡徐徐跌向那副棺材,棺材兀然發出白光!

「糟了!」鴻釣及身受重傷的國明望著那副發光的棺材,他們阻止不了亞視復活…

「嘭!」城堡爆炸!城堡變成廢墟,有人於廢墟處慢慢站起來。他一身黑色西裝,仰頭望向月色皎潔的夜空,那人正是亞視!

「Happy birthday to me!」殭屍亞視復活了!香江市民及三色台如何應對?只是國明及鴻釣無緣見證…

therudemanroom@810.com'

粗人敵卡

一個要將別人忽視的事寫出來的九十後寫手,閒時看電影、讀小說、聽音樂等等,夢想做一個通俗小說作家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