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戀,心中失戀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Hadley Paul Garland

「你有沒有失過戀?」他問。
「有啊。」
「心中失戀。」我補充道。
「嗯?心中失戀?」
「嗯。暗戀的失戀。」
我們相視而笑,彷彿深明彼此的傷口。

沒有人會跟你講分手,也沒有人會退還你曾送他的禮物,更沒有復合的機會。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不,這只是部分正確。投入了多少年的感情,匆匆的大概只有離去。

「嗯…暗戀的失戀…」他重覆道。
「哦?有故事聽?」我露出一個饒有深意的奸笑。
「沒有啊。」他在專心搗爛面前那杯檸檬茶的檸檬,沒有直視過我。
「可是,我最近失戀了。」
他把目光從檸檬茶轉移到我身上。這種憐憫的眼光,可怕得讓人發麻。

開心的時候,有分享過。難過的時候,有分擔過。嗯…至少,我確定自己不是兵。我很努力想要進入他的世界,而他卻很努力保持最後的一點距離。是啊,只是「一點」的距離,沒有很遠。大概這就是「朋友」的距離。他明顯不想失去一個朋友,所以他沒有狠心退後一萬步,而是退後一兩步。他大概在想「如果她不喜歡我,我們繼續做一對很好的朋友,就好了」。拜託,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喜歡你啊。誰不希望「兩情相悅然後大家一起結婚生仔大團圓結局yeah」?可是現實是我很喜歡你啊,現實是我喜歡一個不喜歡我的人啊。

「我前進一步,他就後退一步。我很困倦了。」
「所以呢?」
「所以,我不會再打擾他。」
「你能嗎?」
「喂喂,你朋友我的耐性有多驚人,你不是不知道吧。」
「我已經有四個多月沒有主動找他了。」我補充道。
「嗯…新加坡真的沒有冬天。」
「什麼新加坡沒有冬天?」
「他的世界沒有你。」
我垂下頭,沒有出聲。他最喜歡的就是炎夏,我最喜歡的就是寒冬。他的世界容不下飛雪。太中了。
「不過…恭喜你,你重獲自由了。你多了很多選擇啊!有西伯利亞人啦,有阿拉斯加人啦,有格陵蘭人啦~」
噗……我不小心笑了出來。

開放自己,讓自己有更多的選擇?我還是相信我會為了一棵松樹而放棄整個森林,因為……因為我單愛那棵松樹,僅此而已。至於究竟夏夏和冬冬有沒有相戀的機會,我不知道。當然打從心底我是希望有,只是直至現時為止仍未發生。連「分手」都不是正式的,就是心中失戀了。沒有相戀,卻有失戀。諷刺。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