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了,我喜歡聽農夫的歌

從前,我的mp3總播放著陳奕迅跟容祖兒的情歌, 那時候,未踏足社會的我,總憧憬著完美的世界。 人大了,我喜歡聽農夫的歌。

早上七時有半,如沙甸魚般夾在人群中,耳筒播放著:
「好多新朋友 喺街頭重遇舊朋友 唔知點樣問候
收到新朋友嘅喜訊 轉過頭 收到舊朋友嘅死訊
人生無常 從來唔系幾信
一啖一啖酒灌落心頭 聽朝又八點九
一步一步走嘅一個一個年頭
為咗走去盡頭 一粒一粒都系辛苦嘅 嗰日終於接受」
是農夫的粒粒皆辛苦。為了八點九,七時已爬起床的你,營營役役的工作,朋友見面都變得奢侈,而在社交平台上了解對方近況都變成了習慣。似乎發生大事以外,都不會收到他們的信息。大概,大家都被奴役得像人乾般,無暇打搞對方。

回到公司的座位上,才不久,就聽到某某董事長的助手回來了。用聽到的,因為每每打扮得如要登台,挽著過萬元手袋出入的董事長……助手小姐,每清早總在那一條小巷,如在演唱會中握手環節般,左顧右盼的向大家說聲早。每次看著助手小姐那美麗的笑容,不知何解,卻感受不到一丁點真誠。
「我要謝謝家姐 細個覺得你煩
出嚟做野 先知你煩唔過D老闆
多謝哥哥 成日同我爭
爭野玩 爭到爛 我奸到爭住喊
但系出面嘅難關 幾難同人爭
就算幾想喊 都要笑得好燦爛
我老豆從來唔開口
細個嘅時候 我以為佢系啞架
可怕 都唔及而家大家
講親系廢話 話講真系假架」
是農夫的奇蹟。腦海閃過這首歌,以前只是喜歡跟著rap這一段,因為覺得自己有點點有型。可笑是,現在我知道,原來在職場上,這段的命中率是100%。

下班了,手機響起,收到舊中學同學兼好姊妹的電話。嗯,有大事!她哭著,大概都估計到事情一二。失戀了。她開始訴說著她的故事,大概每段戀愛都類同而又不一樣。沒有太多回應,大概,此刻她最需要的是聆聽。呀,又或者,她需要一首歌。
「喊啦 即管喊出黎
少少眼淚 咪當交少少學費
你唔想拍拖拍到似上戰場
但係佢次次傷害你嘅方法都唔一樣
講大話佢太擅長 朋友你太善良
你點對人 唔等於人地會點對你
學識呢個道理 獲益嘅係你自己
或者呢段感情係有啲苦澀味
不過你應該慶幸 呢個人冇同你走到結尾」
是農夫的好彩分手。

人大了,我更喜歡聽農夫的歌。因為我知道,沒有完美的世界。面對著那些不完美,就讓農夫貼地而寫實的rap,安慰一下那顆被社會大學踐踏得體無完膚的心靈。

pretend@potato.com'

扮工小薯

小薯女,喜靜,偽文青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