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麥香雞看人生

挨過窮和餓的人,才會明白麥香雞嘅美味。

呢篇當然不是鱔稿,麥當勞也沒有給我贊助,執筆前,我挨着餓,揞着糧尾的銀包,拿出手機以蘋果俾付款,不到三分鐘十二秒,老麥那些笑容免費但今天笑容缺貨的店員妹妹便捧出一個新鮮即製的麥香雞包給我,這個價值十一大洋嘅麥香雞,嗚呼,芝麻包生菜沙律醬還有那塊炸雞塊,整個配搭當然不是BLT或者Outback 動輒兩三百乜乜漢堡的程度,但這個既及時也從不失格的cheap包,卻是窮撚及時雨。

哥吃的不是包,是人生。

老麥分店網絡那種方便,比便利店還便利,一枝公吃頹飯都嫌頹,那有三分鐘拿包然後邊走邊吃六十秒鯨吞熱騰騰包的瀟灑?男人的浪漫除了豆腐火腩飯,麥香雞根本被低估,浪子(或者窮撚)咬着個熱包趕路,根本就是一幅鐵拳浪子矢吹丈真人版。

一個麥樂雞盛惠380卡路里,一位成年男人把它當半餐飯熱量,剛剛好,當浪子回頭金不換,偏偏留戀那個寒夜窮辰在廿四老麥用作醫肚的麥樂雞,生物學專家說過人類對味覺的記憶力比其他媒介都長久,我看也是同一道理。

一包在口,勝過百肉在林,當尾森海獅那些空過空氣兼凍乾硬的空氣包都夠膽死賣十二元五毫時,老麥十一蚊即製熱包簡直係企業良心窮撚恩物,當然老麥係跨國大企業係好多左翼正義撚心目中嘅原罪,大企業=剝削勞工=可恥勞動=抵俾正義朋友日日夜夜屌打,至於快餐店和漢堡包=劣食=冇營養=垃圾=狗也不屌=食老麥彷彿就是角色扮演美帝拿着皮鞭虐打第三世界賤民奴工 ——以上種種純粹愛幻想自居世界公民正義撚的幻覺,我是無法不貼地生存的普通人,麥香雞之於我(和我個胃),它就是唔好死活下去嘅良友。

食個雞包都咁多口水咁多字,冇計啦,剛才那個麥香雞包當真美食,教人齒頰留香,係抵讚嘅。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