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莫名其妙難過的時候我喜歡一個人去吉野家打邊爐

圖片來源:作者

這不是一篇鱔稿。
只是作為一個在職貧窮的青年,吉野家實在是窮人恩物。
其中她的邊爐性價比之高實在無以匹敵。

不喜歡吉野家的朋友也可以換成〈心情莫名其妙難過的時候我喜歡一個人去半島high tea〉,沒有太大關係。
但改成〈心情莫名其妙難過的時候我喜歡一個人去茶記食碟頭飯〉卻不可以。
因為重點是吃的過程:要慢,而且是非常慢。
(當然你說碟頭飯也可以吃上一兩個小時呀。我不會說不可以,只是我覺得熱食失去了溫度和劣食相差無幾。)

打邊爐是,任你平時食嘢有幾快,你還是要等湯滾等餸熟透。
邊爐烚下烚下,在那湯滾得「卜卜卜」充滿氣泡之前。
你必須要等待。

而呆等的時間正好用來放空,讓思緒飄盪。
有東西浮出來就讓其浮游,然後任其消散掉。
沒有的話,更佳。
因為平日不是已經充塞著太多不必要的在腦袋之中了嗎?

我是個很難放空的人,就連睡覺夢境也異常活躍。
有一段日子,我很喜歡去機鋪玩推銀機。
在那重覆又重覆的節奏之中,我得到釋放。
不過機鋪太嘈,而且我的技術很糟。
玩玩下,有時會不見了一百幾十。
然後我發覺一個人去吉野家打邊爐也有放鬆的功效。

一個人是另一重點。

和三五知己打邊爐我也很享受,大家吱吱喳喳有的沒的說一大堆。
只是這樣,已經很爽。
那是另一番風味。

不過想要安靜下來的話,一個人是必須的吧。
發明一人火鍋的那個人實在很神。
人愈大,發覺進食實在不該只是裹腹,而是要享受其中。
一啖再一啖,慢慢食,慢慢消化。

一餐吃完, 莫名其妙的壞心情也好像隨著邊爐的湯也一樣,蒸發了不少呢。
下次難過的時候,你也可以試試啊!

Charis Hung

我深愛文字。
寫作於我而言,猶如呼吸。
也許,
我患上了一種名為「寫作」的強逼症。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