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llary的故事──失戀只是患了場感冒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Iselin

原來,一切都是Hillary自己幻想出來的!不,不是說Hillary跟Xaiver的戀情是假的,只是愛情就好像哈哈鏡,又或者是放大鏡,總是讓人看不見真象,而只是將焦點放在自己一心想要聚焦的地方上。熱戀時的細心問候,放大成「全世界只有他能如此關注我的生活細節。」;熱戀時的隨傳隨到,放大成「我從來未遇過這種讓人安心的成熟男孩」;熱戀時的熱熾目光,放大成「我從來沒有被這麼深愛過」。追求、曖昧、表白、熱戀,這些尋常不過的戀愛日常,通通化作千古傳頌、刻骨銘心的「真愛」。

說起來,Hillary還未曾試過這樣的戀愛模式,或者正是因為刺激,所以Hillary總是覺得這短暫的關係是特別的,於是就更加放不下了。

到底這段「特別的」戀情又多特別?其實一點也不特別,在這大都市隨手都有過十萬人正經歷這種戀愛。Hillary清楚知道Xavier並不是完美的情人,更不用說,她還未及想跟Xavier的將來,他們就分了手。他們是那種「還未熱戀便失戀」的經典例子。Hillary跟Xavier確實有很多共同的興趣和嗜好,他們在一起有很多有趣的話題,笑聲連連不絶,但他們真正一起經歷人生的時間是那麼短少,還未及清楚了解對方,便已草草收場,又如何建立「愛」呢?現代人說愛說得太容易,好感、喜歡、鍾意都還未好好確認,便急急地把戀愛程度提升到「愛」的層次,結果拍三日拖的,是愛;拍半年拖的,又是愛;拍十年拖的,更是愛。

Hillary雖然不是國色天香,但從來都是寧缺勿濫的人,只有遇上真正投緣的人,才會慢慢地打開心扉,讓人走進自己的警界線內。Xavier一開始就是從朋友的身分開始,為Hillary送上關心問候,漸漸全面地走進Hillary的生活中,再自然地發展起來。

剛分手時,Hillary日日都以淚洗面,說不出到內心的不捨是真的放不下Xavier這個人、是當日他對她種種的「好」,還是她那份依賴感和信任感。有人說過,失戀就像是一場感冒,感冒不算是大病,但身處其中又覺得難受得要死,躺在床上會覺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可憐的人。可幸的是,真正死於感冒的人少之又少,人們大多死於併發症,例如是任由自己沉淪在傷春悲秋的情緒中,又或是因為頭腦不清醒,胡亂找代替品而為自己帶來「二次傷害」。

幸好,Hillary不認為自己今次患上了致命的流感。理性慢慢回歸,Hillary嘗試細仔去想到底Xavier是否真的如此「完美」,答案當然是不。漸漸地,傷心欲絶的次數減少了、開懷大笑的次數增加了,Hillary又再能享受一個人的獨處時光,又再能感受到自己內心一直存在的那份堅強獨立了。看著自己的掌心,她能感覺到力量又回來了;望著自己的雙腳,她更覺得急不及待想要跑去繼續經歷世界的種種新奇事物。

Hillary如今看著Xavier跟別人打得火熱,心內仍然是難受得很,畢竟她能想像他種種窩心甜蜜的行為舉動。雖則說夢醒了 的Hillary能公平地看待這段感情,不在處於頭腦發熱的放大鏡狀態,但Xavier的確曾經對她很好、很好,這是抹不走的事實,所以,當Hillary走過這三個月的戒癮過程,再回望這煙花般的戀愛,她沒有任何的怨恨,更衷心希望Xavier能幸福快樂。Hillary真心感激這短暫愛情為她帶來的幸福感,只是感冒完了,就應該踏步向前。

wild@tea.com'

野茶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